深圳福田组建资本集团 ,目标实现资本与产业高效对接

福田资本首先明确使命为“建设成为综合性、专业化、高端化、规范化、创新型的优秀国有金融企业”,提出将进一步发挥国有资本股权运作、基金投资、产业培育孵化的作用,实现资本与产业高效对接。此外还提出了三大定位:即打造福田区金融服务实体产业的主要平台、区域性金融及准金融控股企业、科技和资本友好型政府的重要载体。

这是极具标志性的一幕。

投资-解码LP获悉,9月20日,福田资本运营集团揭牌仪式在香蜜湖国际风投创投街区综合服务平台举办,承载区域性金融控股公司重要使命的深圳市福田资本运营集团(简称“福田资本”)正式亮相。

具体来看,福田资本是由福田区国资局出资设立的国有资本运营集团,注册资本50亿元,通过整合福田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相关业务,重组福田创业投资、福田融资担保等而成,致力于成为全国知名的标杆式国有资本运营集团。

就意义而言,福田资本正式宣告成立,不但标志着福田国资国企迈向专业化、集团化发展,也为正在转型的政府引导基金提供了一个宝贵思路。

福田资本正式揭牌

从业务上来看,福田资本结合了股权投资、产业投资、引导基金等业务,其中作为福田资本重要业务板块的福田引导基金历来为创投圈所熟知。成立于2015年,福田引导基金系由福田区政府全资设立的政策性产业引导基金公司。据了解,福田引导基金规模达94亿元,目前已经投资合作45支子基金,投资子基金规模超过千亿。

成立伊始,福田资本首先明确使命为“建设成为综合性、专业化、高端化、规范化、创新型的优秀国有金融企业”,提出将进一步发挥国有资本股权运作、基金投资、产业培育孵化的作用,实现资本与产业高效对接。

此外还提出了三大定位:即打造福田区金融服务实体产业的主要平台、区域性金融及准金融控股企业、科技和资本友好型政府的重要载体。

具体来看,一方面是围绕福田区金融主业,在原有引导基金管理、股权直投、融资担保、国际风投创投中心运营等业务稳健运行的基础上,积极参控股、并购各类持牌金融机构,创新金融发展模式,发展多元金融业务,成为集成多种功能、发挥战略引领作用的金融控股型企业。

另一方面,还将吸引集聚产业金融资源,为创投机构、实体企业对接产业政策、项目、基金注册落地等提供全链条一站式服务。

在未来规划上,福田资本方面提出三个目标。短期目标是到2026年,力争参控股2~3家持牌金融机构,发起设立1~2只市场化母基金,资本管理规模1600亿元以上,成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和地方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机构;

中长期目标是到2035年,在注册资本实缴到位的前提下,力争参控股5家以上持牌金融机构,发起设立5只以上市场化母基金,资本管理规模3000亿元以上,打造国内科技投行服务的标杆,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国有资本运营公司;

长远奋斗目标则是高质量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同时将区引导基金打造成为全国知名、世界一流的引导基金品牌。

在揭牌仪式现场,福田资本还与天图投资、中泰信托、香港滴灌通三家平台达成战略合作;此外,还有南北微电子、比昂芯科技、银云信息、原驰三维、瀚一数据等20家科创企业集体落户福田。

总的来看,福田资本的设立有利于进一步优化区属国企结构布局;同时进一步发挥投资引导和结构调整作用,推动产业集聚,培育核心竞争力,着力提升国有资本控制力、影响力。

政府引导基金新一页

集团化

福田资本的整合成立,透露一个新趋势——集团化

一方面,作为全国领先的金融强区,福田金融业增加值占全市比近50%,但就目前的国资国企业务布局来看,区国资系统尚未有一家金融持牌机构,也没有金融机构控股权。

福田资本的成立不但利于进一步明确国资国企功能定位,落实以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监管体制要求,也可进一步发挥国企对区域金融业务的支持,促进金融资源集聚,带动金融产业发展,提升全区金融产业发展能级,是巩固福田区金融产业发展能级的重要举措。

另一方面,这也是老牌政府引导基金的新一步探索。从时间来看,福田引导基金是国内最早进行引导基金试水的一批,期间国内政府引导基金经历了从“摸着石头过河”到井喷式发展的历程,尤其今年以来,全国各地的政府引导基金纷纷改变此前的运作策略,几百亿、上千亿的母基金接连设立,投资也从遍地撒网模式转为精细化聚焦,专攻当地优势产业。

悄然间,政府引导基金来到了转折点,集合所在区域的国资机构,通过集团化整合盘活资源,以新身份再度投入到股权投资市场中去,或许是一条新路径。

这里不禁想起2022年1月,长江产业投资集团正式组建,定位为湖北省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运营主体和省级产业投资基金投资管理主体。

这是由原湖北省长投集团、省高投集团、省长江产业基金管理公司、兴楚国资公司、宏泰集团部分业务板块等五个方面的元素汇集而来。成立初期,长江产业投资集团还宣布整合设立了长江创投和长江产投两支母基金,总规模500亿,轰动一时。

这些探索并非个例。对于大多数成立较早的引导基金来说,此前的资金已经悉数投出,基金存续问题日益迫切。政府引导基金走到了十字路口,摆在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继续申请资金、继续投,如刚刚获批筹建100亿规模的珠海发展投资基金三期;要么探寻新路径。

我们看到,一些引导基金管理团队已经开始尝试拓展更多业务,例如为机构和企业提供服务与赋能,还在母基金内部设立投后赋能相关的部门;此外,还有引导基金团队在尝试托管外地基金,如深圳天使母基金和杭州市引导基金等;如今,整合引导基金周边资源,形成平台化也是一个新探索。

这样的探索或许还会有更多。进入中国引导基金2.0,那些应时代而生,肩负政府产业引导重任的母基金,正迈向下一个时代。

作者 I 杨文静

报道 I 投资界-解码LP 2023-09-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