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卡三角研究园的创立故事和发展逻辑

北卡三角研究园的缘起故事

■ 建筑工程师的困扰和妙想

1936年,在格林斯伯勒,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简称”北卡州“)中北部的一座城市,来了一位叫罗密欧·宾客(Romeo H. Guest)工程师,子承父业,开了一家服务农业的建筑承包公司。

图:117年过去了,仍然存在的Romeo Guest Associates公司 (来源/公司官网)


罗密欧先生开完建筑公司后,开始着手准备在亚热带气候地区的东南部建立工厂,还从1939-1942年试图说服当时的默克公司来北卡罗来纳州的阿伯丁一起办公,但最终人家选址在弗吉尼亚大学教学医院附近。罗密欧这时联想到,之前在MIT培训课上提到科研对产业及经济的贡献,虽然北卡州收入全国排倒数第二,但拥有三所知名大学的宝贵资源。

为什么不利用教育资源,招募大公司来筹建研发中心呢?罗密欧这想法和一位官员的理念不谋而合,当他们一起出差招聘人才时谈起这个话题,埋下了一颗种子。


■ 财政部长和一份重磅研究报告助力

这位官员就是布兰登·霍奇斯,1948年当选为北卡州的财政部长,就开始着重酝酿已久的改革——当时,北卡州人均收入1,049美元,在全美排倒数第二,依赖烟草、家具和纺织等低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霍奇斯等人倡导引入以技术导向的多元化产业。尽管得到很多人认可,但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州长的认可。

1953年,霍奇斯找到北卡罗来纳州纺织研究中心主任威廉·纽维尔,在他的帮助下,起草了一份名为《北卡罗来纳州工业研究中心的发展计划》报告,凭借这份报告,获得州长的通过,即”州长三角研究员(Governor’s Research Triangle )“,据罗密欧回忆,当年他在日记里写下项目名称是:”Research Triangle Park(三角研究园)“。

紧接着,1956年,霍奇斯州长成立了北卡三角研究委员会公司,宗旨是推动建设北卡罗来纳州的产业研发实验室和其他设施,主要包括但不限于以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UNC)和杜克大学形成的三角地理区域。

同样,和项目计划获批一样曲折的是,一开始,学术界与罗密欧商谈时仍然有顾虑。例如,发现他们对“研究三角区”的概念感到担忧。UNC威廉·卡迈克尔(William Carmichael)在1956年甚至认为罗密欧把自己当作科研专家的”皮条客“。

最后,在多轮沟通和多方斡旋下,委员会采纳和确定几条了重要准则:委员会设计严格的管理政策,一方面使得大学的研究成果和人才促进产业研发;另一方面,产业发展培育人才并转化成果

这时,另外一个问题出来了。


图:优美宁静的办公环境(来源/网络,仅用于研究)


■ 确保中立,建立基金和研究所

一开始,委员会从私人投资者那里筹集了部分资金,代价是给营利性公司Pinelands出让土地认购权。后来,Wachovia银行和信托公司董事长戴维斯(Davis)抨击了这种营利性商业模式,并在几个月内从800多个匿名人士那里筹集了142.5万美元,除了回购Pinelands公司的土地认购权,还支持建立了非营利性的三角研究基金(Research Triangle Foundation),以及为政府提供外包服务的中立性研究机构(Research Triangle Institute),后者也是园区的第一家入驻机构。

UNC教堂山分校的教职员工乔治·辛普森(George Simpson)成为该研究所的首任所长,在1957年阐明了他对“三角研究园”的看法:“我们的问题本质上不是技术性上的问题,也不是科学问题。因为我们可以获得与其他地方相同的信息、相同的书籍和基本相同的设施来培训年轻人。我们的问题本质上是文化上的问题,即人们未能将科学转化到产业中,产业上缺乏可用的技术和工具,亟需催化科学发现、技术发明与产业发展之间的连锁反应,这是20世纪中期的重要标志。这三所大学的紧密结合,如同在科学转化应用的荒漠上树立的高峰,未来如果北卡三角区如我们所愿被广为人知,那么这些大学将反哺获得巨大的优势,作为南方的研究中心,甚至是美国的主要研究和学术中心之一。”辛普森的理念留下前瞻性的底色,最终如愿,但过程比想象曲折。


■ 开张拉客,濒临破产后峰回路转

1959年,北卡三角研究园(Research Triangle Park,RTP)正式开张。

图:北卡三角研究园的地理示意图(来源/网络,仅用于研究)


RTP位于美国北卡州的三个主要城市Raleigh、Durham和Chapel Hill之间的交接地带,并被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杜克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三所名校环绕,形状类似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最终得名“三角区”。

辛普森通过盘点这三所大学的科研实力和教职工资源,明确了制药、电子和化学三个对产业转化有重大潜力的领域。 

明确定位后,辛普森开始召集了由教职员工组成的“企业史上最罕见的推销团队”,根据各自的专业领域制定行业手册拜访公司。例如,UNC教堂山分校化学系的William Little教授在1958到1959两个学年期间访问了大约200家公司,并说服了孟山都公司和American Viscose的联合子公司Chemstrand公司来园区设立研发中心。

然而,尽管在美国和欧洲进行了广泛的推销、招募企业的工作,1964年,北卡三角园区濒临破产。

这一逆境,被新一任州长特里·桑福德(Terry Sanford)扭转。

桑福德为肯尼迪的竞选筹集资金,随后帮助前州长霍奇斯成为肯尼迪的商务部长。肯尼迪当选后,支持桑福德通过大量土地收购来扩大三角研究园,并于1965年将国家环境健康科学中心(National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Health Sciences,NIEHS)设置在园区。

同年,IBM同意在园区设立办事处。据相关资料称,原因可能是将园区与罗利和卡里之间高速公路连接(如今的40号州际公路)或曾开发IBM的System/360计算机和操作系统软件的UNC教授Fred Brooks促成。无论如何,四十年后,IBM仍然是RTP的最大的用人单位,在随后的几十年中,IBM将40个组织引入RTP(2014年,联想也将国际总部从纽约搬迁到RTP)。


图:隐没在北卡三角研究园茂密松林中的公司(来源/网络,仅用于研究)


■ 凤凰浴火后的持续发展

之后,北卡三角研究园陆续好转。到1969年,总计21家科研机构入驻,在随后的10年中,又有17家企业进入。到2012年,园区的企业数量达到157家,雇员超过3.9万人,投资总额接近300亿美元。

到2020年,园区核心区域占地达到约28平方公里,研发办公及商务功能的建筑面积近210万平方米,雇员超过了5.5万人,已有约310家公司入驻,包括GE、IBM、思科、杜邦、葛兰素史克(GSK)、拜耳、北电网络等知名机构。产业集群与与园区内三所标志性大学研究优势相契合,产业包括生命科学(45%)、信息技术(17%)、商业服务(11%)、清洁能源(3%)和教育机构等。北卡三角研究园已经成为美国信息产业和制药产业重要的研发和生产基地。现为全美国最大的产业园区之一、全美三大科研中心之一、是美国大学创新体系与产业结合、促进经济发展的“产学研结合”典范,被誉为“东部硅谷”。产业园区提振区域经济

由于北卡三角研究园的促进作用,北卡的人均收入已经从全美的倒数第二进入到前20名,超过了美国的平均水平。由于研发中心的人才引进,使得该地区成为美国博士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

园区的发展伴随着提振区域经济,分成四个阶段:

图:北卡州在1950年和2020年的情景 (来源/RTP官网,仅用于研究)


1960年-1985年:在最初的25年中,RTP的发展几乎完全以IBM和Burroughs-Wellcome等大型公司在园区内的研发中心为基础。开始培育RTP作为新兴技术研发公司土壤的口碑,包括大学人才资源、学术交流的文化和较低的生活成本等。1990’:RTP的协作模型成功应用于CRO(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特别是很多产业机构与园区大学在基于SAS等统计专业上的开发。

2000年:Glaxo-Wellcome和 SmithKline Beecham合并为GSK(葛兰素史克)带来的影响,吸引61%的创业公司专门从事新药开发和医疗器械开发。同期,两个重要的中心成立:北卡罗来纳州的NC生物技术中心和微电子中心。这是是美国第一批由国家资助的非营利组织,帮助小企业在生命科学和微电子领域取得成功。

2020年:基于贷款、捐赠、咨询和协作网络的联合效应,北卡罗来纳州今天跻身生物科学领域前三名,并已成为疫苗研究和制造领域的世界领先者。农业生物技术 年产值860亿美元,它对于预计到2050年将养活达到90亿的世界人口的过程中将发挥重要作用。


北卡三角研究园的成功逻辑

从传统的技术、人才、资金、配套等传统角度出发,基因慧概况北卡三角研究园的成功逻辑为:一人才二孵化三集群四辐射。

1)教育和产业双轮驱动:依托三所顶尖大学,储备稳定的人才资源和技术研发资源;同时建立对市场变化作出迅速反应的体系,进一步改进基础设施和教育。

2)成果孵化配套:设立对接科技人才创业者投资者机构“企业发展中心”,建立包括园区研究中心在内的6个孵化器;其中,园区研究中心有13栋建筑,提供综合性的各类配套设施及行政支持等;新企业的注册仅需2-3天;卡州政府对园区初创企业提供10万到50万美元的低(政府债券利率的50%)、长达7年的贷款或贷款担保及其他金融服务;同时生活成本低、通勤时间短、绿色生态环境;

3)产业集群效应:生命科学技术公司与IT公司紧密合作,催化创新;围绕推动产业集群的原则来制定经济发展策略;

4)让园区的发展辐射周边地区:上世纪90年代,整个罗利(Raleigh)、达勒姆(Durham)和教堂山(Chapel Hill)地区被称为“北卡三角研究园”。


图:俯瞰北卡三角研究园(来源/网络,仅用于研究)


从更具个性化和深层次的角度,基因慧认为RTP具备四大战略法宝值得借鉴:

1)独立基金会管理:政府并不直接管理园区事务,而成立三角研究园区基金会(RTF),基金会拥有园区所有的土地和基础设施,负责管理日常事务,向各企业出租或者销售园内的土地;获得的资金,用于投资或完善园区的各项设施。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来自园区高校和科研机构负责人。

2)深化的产学研合作: 1974年,担任研究三角基金会主席的阿奇·戴维斯(Archie Davis)开始倡导园区内三所研究型大学的切实存在感。次年,非盈利性公司三角大学高级研究中心(TUCASI)建设成,占地120英亩的土地上建立。随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其他组织也加入,包括Burroughs Welcome Fund、北卡罗来纳州微电子学中心,北卡罗来纳州生物技术中心和国家统计科学研究院等。

3)知识网络培训:园区大学组成的财团构建生物网络(BioNetwork),提供生物制药培训。北卡罗州“生物技术产业之父”查尔斯·哈姆纳(Charles Hamner)从1987年开始经营北卡罗莱纳州生物技术中心(NCBC),向该州招募了10家生物技术公司,并筹集了资金在三角研究园建立了总部“网络” 。NCBC为促进研究和信息共享的知识交流网络提供支持。例如对生命科学领域的感兴趣的团体和个人发起智力交流小组(IEG),NCBC支持会议费用,目前讨论主题包括生物加工、植物分子生物学、较小的真核生物、色谱、下一代测序(NGS)等。

4)动态的产业发展重心:在保持发展基调不变的基础上,园区内发展的产业种类丰富多元,发展重点随着时代和科技进步而灵活调整:园区初建时,重点发展化学与纤维;IBM加入后,侧重发展电子业;20世纪80年代起,重点发展微电子和生物工程;90年代后转向网络工程和生物技术。园区还专门设立了多元化、公平与包容委员会。得益于此,把生物技术和生命科学作为重点的北卡州,在生命科学领域排名全国第三(仅次于马萨诸塞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在临床试验研究支持公司的集中度方面排名第一。值得注意的是,与其他著名的生命科学州相比,北卡州的生物制药公司很将近85%是从欧洲,日本和美国其他地方引进来的。

产业园的升级即便取得如此的成绩,目前北卡三角研究园仍有不及硅谷等地的地方。影响因素包括三所大学、城市招商机构之间的竞争可能大于协作,没有形成进一步的合力。需要在商业价值变现及投入上建立更完善的机制。其次,园区目前缺乏风险创投基金,对初创企业提供融资的能力有限,反而诉诸于大型企业的投资。在解决方案上,当地政府正考虑与民营资本合作设立风险投资基金。这点在我国深圳、南京、杭州等地已进行了一定程度,取得不错的进展。

此外,目前创新企业越来越倾向于“小而美”:更垂直、专业和快速迭代,园区早期服务于大型机构研发中心的运营模式需要进一步升级。包括生活环境及陈旧设施亟待升级等。对此,2015年,RTP提出并启动“中心公园计划”,预计于2020年底完成大部分建设;区域面积共三百万平方英尺,总预算为五千万美元,其中四千万由RTP和政府承担,剩余一千万来自于园区的企业和机构捐赠。计划建成后的Park Center将主要包括三大模块:

  • 1)FRONTIER (“前沿学区”):功能包括性价比高的办公区域的租赁、免费的讨论学、为有研究需求的企业和机构提供现代化实验室;为大型企业提供可容纳150人的办公场所等。
  • 2)BOXYARD(“盒子休闲区”):由集装箱改造而成餐饮休闲区(最多可容纳九家餐厅),为园区工作人员提供休憩地点,
  • 3)HUB RTP (“新大门”):包括酒店、零售、公园、办公区和住宅等功能在内的现代化小型社区,来获得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对国内产业园区的启示

在基因组学作为新兴生物技术成为战略性产业、生命健康将成为经济新引擎的现状下,国内相关园区陆续开始升级或初始化建设。

一方面,传统生物医药园区升级融合人工智能等大数据元素,或结合基因组学形成诊疗一体化元素等,最终以数据中心为载体赋能医疗健康及工农业。

另一方面,也有包括深圳盐田区成立专门的生命健康产业园,以及在湖南湘江新区基因慧参与产业规划设计的基因谷产业园等,以培育创新的细分领域头部企业为载体,在新兴产业早期培育产业集群。

包括硅谷、北卡三角研究园等优秀园区,代表着园区早期探索的基本路线,对我们园区在创新管理、产学研结合、技术转化、公共服务等方面有很大借鉴意义;同时我国也涌现出包括张江科技园、苏州生物医药园区在内的一批优秀园区,需结合自身国情、产业生态、市场现状需差异化设计。整体离不开体制、园区、企业、资本、院校包括终端之间的耦合及博弈。从精细化设计和运营上缺乏专业人才和理念的重视度。

在新时代的创新创业、投资及孵化愈趋专业化的过程中,政府及园区管理需进一步提高对专业的敬畏度,历史上通行的根据税收贡献的优惠政策、根据专家及高学历名额发放现金补贴的粗狂式方式,往往不适宜于当前快、准、专的创新和创业潮流。有很多问题均需进一步思考和建设:

产学联合办学如何落地及评估?产业价值链如何串联?产业集群如何初始化?基金的短中长期如何配置培育不同规模的企业?本土终端需求如何精准对接研发端?咨询专家如何收集及分析一线数据?


来源:基因慧2020-08-12

参考资料:

1. https://www.rtp.org

2. Wikipedia:State of North Carolina

3. Best Practices in State and Regional Innovation Initiatives: Competing in the 21st Century. VI. ANNEX B North Carolina’s Research Triangle Park

4. Albert N. Link, The Growth of Research Triangle Park
5. https://northcarolinahistory.org/encyclopedia/research-triangle-park

6. https://finding-aids.lib.unc.edu/05081

7. NORTH CAROLINA’S RESEARCH TRIANGLE PARK Overview, history, success factors and lessons learned

8.  Morgan P. Abbott,North Carolina’s Research Triangle Park: A Success Story of Private Industry Fostering Public Investment to Create a Homegrown Commercial Park

9. 世界新闻报:探访北卡三角园:感觉像乡下 曾只有一个客户,2012

10. 新华社:美国北卡三角研究园如何保持竞争力,2016

11. 科技日报:美国北卡三角研究园:产业集群创新方保园区常青

12. 美国最大的科研园区-北卡三角研究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