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英伟达黄仁勋:思考还未被满足的需求

“英伟达想成为面向数据中心的公司,就必须进入网络领域。”近日,英伟达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黄仁勋在播客专访上谈及是如何做出收购网络公司Mellanox这个超前决策时,给出了这个答案。

1993年,黄仁勋与另外两位创始人一起创办了英伟达,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家多次游走在危机边缘的公司会在2023年市值攀升到万亿美元。在访谈中,黄仁勋介绍了公司是如何做出那些影响深远的决策。在他看来,推出图形芯片,布局数据中心,收购网络公司,都是英伟达必须要做的事情。正如黄仁勋所说,他的工作就是带着英伟达不断靠近机会,并将每个过程货币化,实现可持续发展。

在谈起如果带着现在所学的知识回到30年前会如何开展创业时,黄仁勋则意外地表示,如果回到从前,他不会创办英伟达,因为创办英伟达比他预想的要困难一百万倍。同时他也表示,企业家的超能力在于,即使不知道创办和经营一家企业有多困难,也会勇敢去做这件事。

精彩观点如下:

1.1997年可能是英伟达最好的转变时刻,我们陷入了困境,时间不多了,钱也用完了,很多员工都失去了希望,我们决定找到一种方法来构建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2.当一种新的软件技术、一种新的算法出现并且以某种方式跨越了30年的计算机视觉工作时,你必须退一步问自己,从根本上来说,它是否可扩展?如果它是可扩展的,还能解决哪些其他问题。

3.灵感来自过去30年我读过的商业书籍,享受读书的过程并从中获得灵感,但不要模仿它,这些书的重点是分享他们的经验,你应该问自己,这对我们现在的世界意味着什么?

4.我的很多工作就是让公司靠近机会并且让公司有能力将这一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货币化,这样我们才能可持续发展。

5.我认为AI更有可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产品活动发生的第一件事是繁荣,当公司获取更大的成功时,他们会雇用更多的人,业务扩展到更多的领域。如果一家公司提高了生产力,反而需要的人更少了,那只能说这家公司没有更多的想法。

6.如果回到30年前,我可能不会创办英伟达,因为我现在知道了创建英伟达比我预想的要困难一百万倍。

对话如下(有删改):

英伟达为什么All in数据中心

主持人:把时间拨回到1997年,你们正在准备发布RIVA 128(首颗支持微软Direct3D图形接口的高性能128位图形芯片)。那个时候你们公司处于比较危险的状态,账上只剩下几个月的现金了,所以你把赌注都押在了RIVA 128上,当然,后来也证明这款产品成功了。在32种DirectX(微软公司创建的多媒体编程接口)混合模式中,它支持其中的8种,你什么时候意识到应该推出这款芯片的?

黄仁勋:1993年创办公司时,我们是唯一一家为消费者服务的3D图形公司,专注于将PC转变为加速PC,因为当时windows实际上是一个软件渲染系统,当意识到我们走错了路时,微软已经推出了DirectX,它与英伟达的架构根本不兼容。即使我们是第一个做的公司,但依然面对残酷的竞争。那时我们做出了一大堆错误的决定,但1997年可能是英伟达最好的转变时刻,我们陷入了困境,时间不多了,钱也用完了,很多员工都失去了希望,在这个时刻,我们决定从一条我们从未走过的路中找到一种方法来构建世界上最好的东西。RIVA 128诞生了,是世界上第一个用于渲染3D的硬件加速管道,将投影的每个元素转换到帧缓冲区,实现了纹理缓存,我们使用最快的存储器,也选择了任何竞争对手都不愿意接受的高成本。我们加速了一切——在DirectX中实现了所知道的一切,并且我们将其构建得尽可能大,这在那个时候没有其他人可以做到。

主持人:当时英伟达也是一家消费品公司,最终还是要实现消费者将不得不花钱购买这个东西的目标对吗?

黄仁勋:当时PC行业仍在兴起,但还不够好,对于某些市场领域,技术永远满足不了需求,例如3D图形技术,它永远不够好,我们可以一直研究它,让这项技术变得更好。有一家名为ios的公司,在我打电话给他们的那天,他们刚刚因为没有客户而关闭了公司,我向他们表达了会购买其库存里的模拟器的意愿。当时我们只有6个月的时间,如果按照正常的芯片流片步骤,构建芯片,编写软件,修复错误,流片出新芯片等,这根本行不通,我们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所以我们选择了另外一条路,通过购买这个模拟器来模拟原型芯片,软件团队编写出我们需要的软件,并在这个模拟器上运行它,然后坐在实验室里等待windows绘画。只要模拟器最终的结果是成功的,那芯片就可以直接进入生产阶段。曾经领导和我交谈,问我“Jensen,你怎么知道它会是完美的?”我说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必须认为芯片是完美的,否则我们就会倒闭。当然我们已经把所有内容都提前进行了测试,做了充足的准备。

主持人:当你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来构建CUDA(英伟达开发的通用并行计算平台)平台时,你是否意识到已经走在了机器学习需求之前,几乎是提前了十年就看到机器学习这个市场了。

黄仁勋:当我们看到AlexNet(卷积神经网络架构)并意识到它惊人的有效性和计算机视觉时,就预感到其中大有市场。当一种新的软件技术、一种新的算法出现并且以某种方式跨越了30年的计算机视觉工作时,你必须退一步问自己,从根本上来说,它是否可扩展?如果它是可扩展的,还能解决哪些其他问题。我们进行了一些观察,发现如果有大量的示例数据,就可以教这个函数很好地做出预测,这意味着我们发现了一个通用函数逼近器,所以没有理由不能制作更深层次的神经网络,现在你只要推理出你的方法就可以了。

主持人:其实机器学习早些时候看起来更像是科学项目,并没有太多经济价值,反而是硅谷的那些社交媒体公司,例如谷歌、Meta、Netflix等实现了巨大的经济价值,那时候你感觉如何?

黄仁勋:我们的想法是推理我们应该如何改变我们的计算堆栈(两种数据结构),第二个想法是,如果我们要建造这台计算机,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最早的使用者和使用场景,人们会用它做什么。幸运的是,我们当时能够与研究员交流,那时我们已经在开发CUDA平台,CUDA的早期使用者都是研究人员。CUDA不仅可用于AI,还可以用于分子动力学、成像CT重建、地震处理、天气模拟、量子化学等其他科学领域,当时机成熟时,我们意识到深度学习真的可以。我曾经参加过所有人工智能会议,在会议上认识了Ilya Sutskever(OpenAI首席科学家)等研究人员。那时的真正问题是我们可以构建什么系统帮助这些研究人员推进研究,我们相信CUDA可以扩展深度学习,会做得越来越大,变得越来越好,与研究人员的讨论和接触是我们优质的反馈系统,我会继续研究下去。

主持人:在过去的几年里,英伟达的产品更新周期快得令人印象深刻,特别是考虑到技术水平和产品开发的难度,你是从哪里获取产品开发灵感的呢?

黄仁勋:灵感来自于过去30年我读过的商业书籍,享受读书的过程并从中获得灵感,但不要模仿它,这些书的重点是分享他们的经验,不能照抄,应该问自己,这对我们现在的世界意味着什么?从书中汲取灵感,结合公司发展的实际情况去思考。同时我们还需要向他人学习,教育是免费的,当有人谈论你的新产品时,不应该忽视它,哪怕这种评价可能来自竞争对手,同行或者是普通人,都要虚心去接受和分析,从中学到越多,灵感自然也越多。

主持人:英伟达有今天的成就,我认为还与布局数据中心这个战略密切相关。听说你们决定让公司在数据中心这个领域进行为期5年的All in之旅,这是怎么回事?

黄仁勋:我们在数据中心这块布局已久,英伟达的芯片和技术都需要插入计算机,这意味着计算机必须在你身边,同时还需要连接显示器,这意味着我们会受到限制,只有那么多的台式电脑可以插入GPU,我们可以驱动的CRT(计算机显示屏)和LCD(液晶显示屏)也只有这么多。如果计算机不必连接查看设备,这样的分离使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计算。我的工程师曾向我展示过,通过捕捉帧,在缓冲区将其编码为视频,然后将其流式传输到接收设备,以多种方式将计算与观看分开,这就是cloud(云)。英伟达第二个数据中心产品是远程图形,将我们的GPU放入世界企业数据中心,然后引导我们开发出第三个产品,将CUDA与GPU结合起来,成为一台超级计算机。这台超级计算机向世界证明了英伟达计算的完成位置与使用位置不用绑定,我们不再受到台式电脑的物理限制,也不受每人一个GPU的限制。

主持人:英伟达的数据中心已经成为人工智能进展的代名词,但其实这种对等应该是不成立的,你一开始做数据中心并不是为了发展人工智能,但这却让你抓住了机会。

黄仁勋:是的,想要获得未来的发展机会,不可能等到它摆在你面前才去抓住它,都是提前谋划。作为CEO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环顾四周并寻找机会,即使不确定机会是什么以及何时到来,也要努力将公司定位在附近,站在树下或者树的周围,当苹果掉下来时,才有机会接住。如果没有在数据中心奠定基础,我们也很难抓住这次的人工智能发展机遇。事实上云计算的一切都是关于如何将设备和计算分离,并将其放入数据中心,当前我们还需要克服的是延迟问题,只要能消除所到之处的障碍,建造尽可能大的数据中心,那么哪怕是一台小小的设备,都可以做很多事情。

主持人:我们在研究英伟达所做出的最佳战略决策时,很多人告诉我们收购Mellanox(一家提供基于InfiniBand和以太网技术的计算机网络产品公司)就是其中之一,你比其他人更早意识到了这家公司的技术和产品是大模型训练的必需品。为什么你看到了这一点,而其他人没有看到这一点呢?

黄仁勋:首先,如果想成为一家数据中心公司,那么构建处理芯片并不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数据中心与台式电脑的区别不在于处理器,台式电脑和数据中心使用相同的CPU和GPU,所以不是芯片不同,而是基础设施的差别,例如计算是如何分布的,怎么提高安全性,网络是如何完成的,这些特征与Mellanox相关,英伟达做不到。所以英伟达想成为面向数据中心的公司,就必须进入网络领域。其次就是观察,云计算始于超大规模,在一台计算机上获取大量用户的信息并虚拟化用户,而在AI世界,一项训练工作在数百万个处理器上进行编排,因此它与超大规模相反,如果设计一台带有现成以太网的超大规模计算机,对搜索和训练等工作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这两个想法的结合,让我相信Mellanox绝对是正确的公司,它是世界领先的高性能网络公司,并且我们已经在高性能计算机的很多领域都合作过了。

主持人:但以这种方式构建你的数据中心,其实并没有成为AI发展的直接参与者,而是成为AI发展必不可少的部分。

黄仁勋:是的,你想让自己靠近机会不一定要那么完美,把自己定位在树附近,即使没有在苹果落地之前接住它,只要你是第一个拿起它的人,依然可以抓住很多。我的很多工作就是让公司靠近机会,并且让公司有能力将这一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货币化,这样我们才能可持续发展。

AI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主持人:我很好奇你是怎么面对市场竞争的,对于其他创业者来说,你有什么建议可以给到他们,让他们可以更好地处理竞争。

黄仁勋我们更喜欢以一种思考那些还未被满足的需求来定位自己的公司,比如当我们第一次进入汽车行业时,相信未来的汽车将主要是软件,那么一台计算机是必要的,我们相信将来每辆车都会成为被软件定义的汽车,事实证明15年后,我们基本上是对的。当你的市场出现时,还没有那么多竞争对手,我们很早就进入了PC游戏领域,英伟达大型PC游戏重新想象了设计工作站是什么样子,地球上几乎每个工作站都使用英伟达技术,我们重新想象超级计算机应该如何完成以及谁应该从我们的超级计算中受益。今天英伟达在加速计算方面做得相当大,我们重新想象了软件未来将如何完成,机器学习是什么样的,我们重新想象这些事情,尝试提前大约十年做到这一点。

主持人:我们认为英伟达最初创建的时候应该是一家技术公司,但现在你们变成了平台公司,如果一家公司是做平台起步的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失败,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过渡到一个平台企业的?

黄仁勋:我们公司内部始终是一家平台公司。公司成立之初,我们就有UDA(统一驱动)架构,也就是后来的CUDA,但英伟达的第一个战略是成为PC内的游戏机,需要技术开发人员,所以英伟达的第一批员工都是技术人员,外人看来我们就是一家技术公司,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识所有游戏开发商和3D开发商的原因。

我认为成功的公司和成功的CEO特征是相同的,创办成功的公司非常困难,当我看到这些令人惊叹的公司建立起来时,我只有钦佩和尊重,因为我知道这很困难。每个人都做了很多类似的事情,你可以做所有正确且聪明的事情但仍然失败,你可以做一大堆愚蠢的事情,但仍然取得了成功。技能是你可以一路学习的东西,但一个重要的时刻或者机会,必须天时地利人和,成功离不开市场机会的加持。

主持人:我们正在进入一个软件可以提高生产力的时代,随着AI变得越来越强大,在提高生产力方面也越来越好,但不可避免地会取代一些人的工作,对此你有什么想法或者解决方案吗?

黄仁勋:AI更有可能创造就业机会,产品活动爆发产生的第一个结果就是繁荣,当公司获得更大的成功时,他们只会雇用更多的人,业务扩展到更多领域。如果一家公司提高了生产力,反而需要的人更少了,那只能说明这家公司没有更多的想法。事实上,如果公司变得更有利可图,通常他们会雇用更多的人来扩展到新的领域,我们相信会有更多的领域可以扩展到,在药物研究、交通、零售、娱乐、技术方面等方面肯定会有更多的想法。不过净创造的就业机会并不能保证任何人都不会被解雇,更有可能的是你会因为其他人而失去工作,所以我建议每个人都应该学习如何使用AI,这样他们就可以提高自己的生产力,公司的生产力提高了,就会拥有更多的繁荣,雇用更多的人,这反而会达成更高的就业率,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而且许多目前面临劳动力短缺问题的行业可能会因使用AI而恢复业绩增长和繁荣。生产力进步并不会导致我们做得更少,反而会做得更多,因为我们有无限的野心,公司有了更高的利润,往往会雇用更多的人来做更多的事情。

“回到30年前,我不敢创业”

主持人:什么事情是40岁的Jensen不认同的?

黄仁勋:我最不认同的,就是认为自己还有很多时间。我们必须得正确地安排自己所做事情的优先级,优先考虑自己的生活,不要面面俱到,要懂得舍弃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事情。对自己的生活要有控制力,不要让outlook(电子邮件)安排你每天应该做什么事情。

主持人:你最害怕的是什么事情?

黄仁勋:我现在恐惧的事情与我刚创办英伟达时是相同的——害怕让信任我的人失望。很多人加入你的公司,是因为他们相信你的梦想,并且已经将其作为他们自己的梦想,我不想让他们失望,希望可以帮助他们建立美好的生活。他们帮助我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我也希望他们能够享受自己的职业生涯,享受在英伟达的工作和生活。

主持人:什么时候意识到你不会再有像现在这样的工作了。

黄仁勋:如果不是克里斯(克里斯·马拉科夫斯基,英伟达创始人之一)和克蒂斯(克蒂斯·普里姆,英伟达创始人之一)说服我做英伟达,我今天仍然会在LSI Logic(美国一家半导体设计公司)工作。那时,我正专注于帮助LSI Logic成为最好的公司,我今天依然很爱它。它对芯片设计、系统设计和计算机设计产生了革命性影响,在我看来,它是硅谷最重要的公司之一,改变了计算机世界,而且让我遇到了克里斯、克蒂斯、安迪·贝奥斯和约翰·鲁宾斯坦,这个列表还在继续,我还在不断认识这些有才华的人。当然,后来创办了英伟达,我依然专注于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我有生之年,不会转换赛道,会一直做这份工作。

主持人:2023年是英伟达成立30周年,如果你在2023年的今天神奇地回到了30岁,与你的两位好朋友相聚并探讨创办英伟达,你们会如何开始?

黄仁勋:如果回到30年前,我可能不会创办英伟达。因为我现在知道了创建英伟达比我预想的要困难一百万倍,当时如果意识到创业将会多么痛苦,将会忍受什么样的挑战、尴尬和羞耻,明白有多少问题在等我们解决,我想没有一个头脑正常的人会想去创办一家这样的公司,即使是现在,我还在不断给自己洗脑“这能有多难”。我想这就是企业家的超能力,他们在不知道创办和经营一家企业有多难的情况下,还是勇敢去做了这件事。企业家的创业技巧之一就是必须让自己相信这并不难,尽管事实上它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多了。

主持人:在你创业的过程中有获得支持吗?

黄仁勋:我周围都是在英伟达工作了30年的人,我从未被他们放弃过,我的家人全力支持我的事业,他们为我感到骄傲,员工也全力支持我们,为公司感到自豪。我很确定几乎每一个成功的人,他们周围都会有一个支持系统,需要周围人坚定不移地支持帮助他们,一起面对创业过程中的困难和挑战。

主持人:英伟达在公开市场上经历了两次甚至三次80%以上的下跌,但你却拥有从第一天就一直支持你的投资者,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黄仁勋:经营公司的过程中有很多问题是无法控制的,无论你如何看待它,这都是一件非凡的事情。我们在一段时间内都是以大约二三十亿美元的市值进行交易。那时我们做出了决定,进入了CUDA的研究和开发,当时做所有工作都需要你的信仰体系非常强大,必须真的相信自己的选择,真的很想要这款产品,否则太难成功了。当你的股价受到打击时,无论你怎么解释,都无法说服任何人,在那样的环境中,也很难找到自己觉得更好的答案。这对我们都是一种煎熬,首席执行官也是人,这些挑战是很难忍受的。

主持人:英伟达目前的情况相比其他公司来说,都是不太稳定的,不过你们是不是也熟悉这样大幅的波动?

黄仁勋:很久以前就有人告诉我,英伟达的规模永远不会超过10亿美元,没有一家芯片公司可以做到现在这么大。但如果你不是一家芯片公司,这个判断就不适用了,这就是技术的非凡之处,技术是一种工具,我们正在制造AI的工作世界和任务世界,进行高效的生成式AI工作,这个市场规模巨大,它以万亿美元为单位来衡量。想象一下,如果你为汽车建造了一个系统,只需要协助驾驶汽车,这就相当于我们为每个有车的人创造一个司机,显然这是一个更大的市场。我们发现,通过将英伟达从一家芯片公司中分离出来,当然依然建立在芯片的基础之上,比如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市场机会就增长了,如果科技公司在未来变得更大,不要感到惊讶,因为你生产的东西是不同的。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公众号 2023-11-03,原题《黄仁勋:创办英伟达比我预想的要困难一百万倍》
整理:吴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