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隆·马斯克谈第一性原理

在一次TED采访中,马斯克透露了自己非常推崇的思维模式“First principle thinking”,即第一性原理思维。原话是:“我们运用第一性原理,而不是类比思维思考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倾向于比较,对别人已经做过或者正在做的事情,我们也都跟风去做。这样发展的结果,只能产生细小的迭代发展。” G20峰会期间,印尼教育、文化、研究和技术部长Nadiem Makarim和Elon Musk就创新和教育等话题进行了探讨,也提及了其推崇的第一性原理思维等内容,相关部分对话摘录如下:

Nadiem Makarim: 我现在是教育、文化、研究和技术部长。但在这之前,我是一名技术企业家。我创建了印尼最大的 On-Demand 服务企业之一。支付,乘车服务,食品及一些其他的服务。 我想让你知道,我是你粉丝,谢谢。你一直激励着我的许多同行和同事很多年了。如果可以,我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第一个问题:我们这里有很多年轻人,我认为有件事让我们很困扰:你怎么能做到这么多事情?这个问题很简单,但是我很想听听,你保持生产力的工具或原则是什么?我们简直不敢相信,你做这么多事,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做到这么多的?

Elon Musk: 我确实投入了大量的时间,我不确定是不是会向其他人推荐我所做的事情。因为我几乎总是在工作,我甚至很少休息,哪怕一个周日。所以我不确定……我不建议很多人这样做。 关于了解世界的工具,我认为物理学框架,是非常有帮助的。 在物理学中,所谓从第一性原理的角度思考问题。在一个特定的情况下,你尝试理解最基本原理,然后你以此推理,然后测试你的结论是否符合你的基本真理。因此,在物理学中,就好像是…测试是否违反了能量和动量守恒定律,诸如此类。然后不断尝试,来减少错误。 所以你永远要假设在某种程度自己是错的。你要减少错误,这一点我认为非常重要。这对我来说有点艰难。但对了解事情的真相很有帮助,就是说,渴望减少错误。

Nadiem Makarim: 这很了不起,在迭代过程中不断保持健康的怀疑态度。当然还有你投入的大量时间,你知道埃隆,当我展开工作时,我来自私营部门,所以可以想象,我在开始进入政府工作时面临的挑战。而我注意到的一件事情是,当你试图做出改变时,变革的阻力是非常大的,也是非常痛苦的。而你遇到一整群的人,我会把他们归类为「反对者」,不断试图表示,你要做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的问题是:埃隆,你是如何应对那些反对者的,你如何对待那些说「不」的人?他们会说你走得太远了,你正在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不要白费力气或者抵制改变。你如何处理这些阻力,那些反对者,并继续前进?

Elon Musk: 还是回到物理学中,唯一真正不可能的事情,是打破物理学规律。所以只要你不违反物理定律,就有可能。谁的意见都无所谓。物理学是规律,其他都是建议。我见过很多人违反法律,但从未见过有哪些人违反物理学。

Nadiem Makarim: 请大家鼓掌吧,在物理学规律范围内的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 鉴于我们这里有很多大学生,我们想稍微谈谈你的年轻时代。我很想知道,在你童年或者青少年时期,是否有若干里程碑式的事件,对于你今天的状态产生了最深刻的影响?如果有,你能否分享一下那些时刻?

Elon Musk: 我读了很多科幻或者奇幻的书,这并不会让人感到惊讶,《星际迷航》《星球大战》等。事实上,《星球大战》是我在电影院看的第一部电影,你可以想象,如果看到如此惊人的一部电影,而且是第一次去影院,我想应该是6岁的时候。对我肯定有非常大的影响。所以,阅读和观看大量的科幻和幻想作品,《指环王》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书。艾萨克·阿西莫夫对我的影响很大:《基地》系列,罗伯特·海因莱因的《严厉的月亮》,然后再努力寻找事物的真相。 我探索了很多路径,最终发现物理学是探索事物真相的最佳方式。所以,如果想冒险在物理前沿打破记录,我强烈建议先研究和学习它。

Nadiem Makarim: 太神奇了,我们能否看一下,你在你的组织内做了很多的创新。你们也明确地提出了,教育需要一些变革。 我们最近在印度尼西亚做的一件事,埃隆,我们几乎让所有高等教育完全放开了。我们已经让每一个公司,非营利性组织,所有的校外机构,进入他们认可的大学,至少一个学期。所以现在的高等教育,真的是所有机构合作努力。包括技术公司,我想知道你对教育的看法,而你的理想世界里,教育会是什么样子?无论是初级教育,还是高级教育,如果你对此有一些想法,请启发我们一下。 你觉得当今理想教育是什么样子的?

Elon Musk: 当然,我觉得当你想学东西的时候,非常重要的是建立相关性,也就是说:你为什么要学这个?因为我们的头脑在不断地试图忘记一些东西,我们的头脑在潜意识层面上,试图来解决什么是相关的,什么不是。所以你在这里看到的大部分东西,你的头脑都不想记住。 因为记住它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你必须建立相关性,你要想一下「为何要学这个科目或那个科目」。而一旦你建立了相关性,你的头脑自然会想记住它。 我认为对待教育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式。一种是面对工具进行教学,而另一种教学模式是:当你需要解决一个问题时,需要什么工具来解决它?比如说如果我教你使用扳手、螺丝刀和钳子,会很枯燥,这是因为没有建立关联性。 但如果我们说:「让我们拆开一个引擎,现在如何将其拆解再安装回去?」那我们需要螺丝刀,扳手,钳子,也许需要一些内六角扳手,你得把它拆开,然后再装回去。那在做的过程中,你会明白这些工具为何是相关的,并且你会记住它们,这是一个非常简单重要的原则,这是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解释工具。这样,这些工具就有意义了。否则,他们会显得无关紧要,人们也不会记住它们,也很难产生动力。

Nadiem Makarim: 那你认为,将这些工具置于特定背景下,来增加相关性。现在世界各地的教育系统中,正在这样做吗?从教师或课程的角度看,你觉得有哪些需要改变?

Elon Musk: 是的,就像我说的,我认为一般来说,事情是倒过来的。他们会教你工具,而不是教你如何解决问题,再去建立与工具的关联性。 比如,你可能会参加一个微积分的课程,但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攻读微积分的课程,这似乎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心智障碍。实际上,对很多人来说,它可能就是没有意义。因为除非你以后要用,否则学微积分没用,至少学习细节层面没用。我认为学习微积分的原理是很有趣的,但那种具体的方程解法则不然。 所以,我一般会说,首先是:人们想要做什么,然后是尝试解决一个什么问题,然后在解决问题时需要这种或者那种工具。所以,坦率的说,我觉得好多教育是毫无意义的,人们被教导了一堆知识,但他们实际上未来用不到这些东西,那为什么要费尽心思,教人们未来用不到的东西呢? 所以坦率地说,我认为很多教育是没有意义的,除非你是想故意设置这样一个心智障碍,来测试人们是否有能力通过心智障碍的课程。我认为这是值得商榷的。 我们是否应该强迫人去通过这些心智障碍课程,如果让我对早期教育的内容,做一个强力推荐的话,那就是批判性思维。 批判性思维极为重要,因为它创造了一个心理防火墙,让孩子们拒绝接受那些不具说服力的概念。就像是有了一个心灵上的反病毒软件。 如果在年轻时就教导批判性思维,就会形成一道心理防火墙,防止人们在头脑中建立虚假的概念。我强烈建议,在年轻的时候就教授批判性思维的原则。

Nadiem Makarim: 完全同意,我们刚刚在国家考试体系里,去除了基于内容科目的测试。取而代之的是:纯逻辑、解决问题和批判性思维,计算逻辑也被当做基础性的技能,我非常非常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因为这确实是核心。无关乎你知道什么,而是对于你接受到的内容和信息,应该怎么处理。

Elon Musk: 是的,还有,如何抵御各种心理陷阱?人们往往会试图用各种谬论来算计你。因此,拥有对谬论的防御,将是一门重要课程。

Nadiem Makarim: 我想问的问题是,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样的日常习惯可以成就今天的你?

Elon Musk: 我日常习惯就是保持好奇,对世界好奇,对世界运转的原理好奇,对技术好奇。实际上对一切好奇,好奇心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而且对好奇着迷。我想痴迷的好奇心,可能算是一项吧。 另外我觉得有些冒险的感觉,也是好的。有时人们会害怕一些不应该害怕的事情,你要确保恐惧与实际的危险成正比。我认为有时我们本能的恐惧与实际的危险不成正比。

Nadiem Makarim: 谢谢马斯克,但是我想强调一些事情,我很喜欢你说的痴迷的好奇心。我相信如果我们培养的年轻人有强迫性的超级好奇,我们能够使得国家和世界的创新增加10倍。 我认为你关于恐惧的观念,这是我们可以从埃隆这样的企业家身上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所有伟大,所有改变,所有进步都需要冒险,并且没有风险就没有进步。 我认为如果印度尼西亚的年轻人,能够真正开始意识到并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如果你想成长,想有所成就,风险将永远存在。 把它作为你人生旅程的一部分,管理好你的恐惧。你所害怕的事情99%都不会发生,只有1%会发生。你所害怕的 99% 都不会发生,这是你需要学会控制的东西,这样才能前进。 非常感谢埃隆今天为我们抽出时间。感谢您给大家的鼓励,感谢你拒绝相信那些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很荣幸能够与您讨论,非常感谢。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马斯克一系列创新的成功秘诀就在于将严谨的科学思维应用到了商业领域:使用物理学框架来探索事物的真相,然后勇敢地去尝试有意义的变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