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飞地——打造离岸创新中心

近年来,在创新驱动战略的推动下,全国形成了在科创核心城市建设科创飞地的浪潮,这种科创飞地主要建设离岸孵化器、离岸创新中心等载体,正在成为非科创核心城市破解高新技术产业缺乏与人才招引留用难题的有力抓手。

一、科创飞地是什么

不同于传统的飞地园区,科创飞地属于逆向而行,由科创欠发达地区在科创发达地区设立飞地,利用当地科创资源筛选创新项目进行孵化,孵化之后导流回本地,实现飞出地资源、政策与飞入地技术、人才的有机融合。

科创飞地是设在国内科创核心城市的离岸创新中心,与早期设在海外的离岸孵化器功能相似,主要链接当地的创新要素资源,促进科研成果的本地转化和产业化落地,助推地方经济发展升级。科创飞地的核心特点是“不求所在、但求所有”,主要评判标准是发展孵化、储备项目以及企业落地率。

从全国科创飞地设置来看,上海、北京、粤港澳大湾区成为科创飞地最集中的城市和区域,比如无锡在上海设立9个飞地、在北京设立9个飞地、在粤港澳大湾区设立13个飞地。科研资源密集的武汉、西安、杭州等城市,也成为科创飞地的主要目标地,目前杭州由各地设立的科创飞地数量超过35个。

二、科创飞地的典型城市——上海

科创飞地的选择,与全国性的产业转移路线密切相关,有城市群内部的圈层式转移、有不同城市群间的跨区域转移,相应地呈现出不同的科创飞地选址模式。在城市群内部的圈层式转移占主导的情况下,外围城市首选在城市群核心城市设立科创飞地。

随着长三角一体化战略深化,科创飞地建设已成为长三角区域创新合作的重要方式,上海成为长三角城市设立科创飞地的首选地。随着上海全球科创中心地位不断凸显,重大科创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优质科创要素资源不断集聚,越来越多地方政府倾向于在上海设立科创飞地,享受上海的科创效应红利。下面介绍几个长三角城市在上海设立的离岸创新中心。

1、嘉善国际创新中心(上海):嘉善县政府在上海虹桥商务设立创新中心,总面积1.7万平方米,主要面向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健康医疗、节能环保领域。

2、慈溪(上海)科创飞地:慈溪市政府牵头在上海市闵行区设立科创飞地,重点聚焦新材料、金融服务、生命健康、航空通用、智能家电等产业领域的创新创业。

3、锡山(上海)离岸创新中心:锡山经济技术开发区与上海机器人产业园签订园区共建协议,目标对接沪上更多的电子信息、新能源、生物医药等先进制造业项目。

4、德国中小企业(太仓)孵化中心:太仓市在上海德国中心设立德国中小企业(太仓)孵化中心,借助上海国际平台优势,推动太仓招商服务前移,招引更多德国项目落户太仓。

5、宣城(上海)科创中心:由宣城市政府与松江区人民政府合作,选址临港松江园区创智一期,总建筑面积10920平方米,聚焦汽车零部件、智能制造、医药食品、电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等六大产业领域。

三、科创飞地的运营模式

科创飞地项目一般采用“飞地孵化、本地转化、资本先行、政府支持”的模式,针对地方重点发展的产业方向和创新环节,采用股权投资的方式提前锁定优质科创团队资源,引导科创团队入驻离岸创新中心,并为其提供创新孵化服务,待团队的核心技术研发成熟后,地方政府通过提供资金、市场、生产空间等支持条件,吸引科创团队的核心成果在本地转化、量产。

从运营模式看,科创飞地项目主要采用两种运营模式:一是有政府平台公司直接派驻团队自主运营;二是委托专业的招商运营机构进行运营。以无锡设在深圳的科创飞地为例,目前无锡在深圳建设了9大科创飞地,分布于南山、宝安和龙华区等核心区域,大部分科创飞地采取了与专业机构合作的运营模式。

无锡在深圳的部分科创飞地

从功能载体看,科创飞地主要建设离岸孵化器、离岸创新中心,不需要多大的物业空间,一般有个几千平方米就差不多了。比如无锡惠山(深圳)创新中心设在深圳蛇口核心区域太子湾商务广场,总建筑面积2200平方米,提供18个独立办公室,2个开敞办公区,共199个工位,包括独立办公区、共享办公区、会议室、路演厅,以及1000平方米的露台休闲区等。

从科创模式看,科创飞地基本遵循“基金+活动+孵化”的科创经济范式,通过设立产业基金推动投资招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项目落地;通过创业大赛、创业路演等活动,加速与当地科创资源的沟通和连接,不断集聚创业团队和科创项目。

 案例链接:丽水经开区的上海科创飞地  

丽水经开区在上海浦东张江科学城及张江药谷的核心区建设“科创飞地”,总占地面积约18亩,总建筑面积约2.1万平方米。科创飞地成立以来,累计引进上海产业项目112个、总投资269亿元,引进天境生物、泽璟制药、德琪医药、迈威生物等6家企业,形成了“研发在沪、生产基地在丽、销售总部在丽”的新模式。

依托科创飞地,丽水经开区加强与上海高校和科研院所合作,包括中国科学院、复旦大学光电研究院、华东师范大学、美国陶氏化学等,建设重点实验室、工程中心、检测中心,精准对接前沿科研成果转化的新兴产业。项目孵化成功后到丽水建设研发中试和产业化基地,形成“孵化-加速-研发-中试-产业化”的科技创新链条。

依托“沪丽通”平台,提供城市宣传、园区入驻、政策解读、人才申报、产业服务、商事服务等服务,将公共服务办理延伸至上海飞地,为入驻企业打通产业培育及线上办事的各流程,满足飞地企业与丽水当地之间的政企互动、产业连接、资源共享等产业服务需求。

四、科创飞地的专业运营商

随着科创飞地项目的逐渐增多,出现了一批离岸创新中心开发运营的专业运营商。基于切入科创飞地的业务原点不同,我们整理了三类科创飞地的专业运营商类型,下面分别做个介绍。

第一类是原来做技术转移转化服务的平台和机构,核心城市的主要高校院所都设有技术转移中心,技术转移转化服务平台如科易网。科易网智服(云)飞地借助城市网点空间,为地方政府提供异地科技招引和创新服务,采用“1+N”的建设模式,以1个城市为“中心飞地”,以多城市为“云飞地”,形成网络化的科技招引和创新服务体系。典型案例如深圳-洛阳科创飞地。

第二类是以做科创企业培育和创新资源整合的科创服务企业,如太库科技参与建立江阴高新区(上海张江)科创孵化器。邦程科技在上海、北京、深圳、杭州等一线城市打造“科创产业飞地平台”,低成本、高效率对接一线科创资源,打造面向国内外的产业政策展示的窗口、人才引入和产业招商的平台、科创产业培育发展的基地。

第三类是产业地产商拓展科创飞地业务,如天安数码城参与的江阴高新区(深圳)科创孵化器、浙大网新飞地科技、启迪控股的启迪之星孵化器等。近两年启迪之星飞地孵化模式快速推广,枣庄、抚顺、宜昌、安吉、奎屯等地在启迪之星北京、上海、深圳等基地挂牌“飞地孵化创新工作站”,构建起飞地孵化和跨区域招商网络。

随着科创飞地模式的不断演进,已呈现出特色化、专业化、集成化的发展特征,专业运营商将成为科创飞地运营的主导力量,特色化布局将有助于强化科创项目的孵化转化。

来源:东滩智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