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验证中心火了?你知道它们是干啥的吗?

一年前,一位技术经理人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曾发出这样的提醒:“概念验证可能是未来几年科技成果转化的关注热点,说不定会从一线城市逐渐向全国进行模式推广。”

而过去一年的发展为此提供了佐证。近日,在苏州高新区科技创新大会暨产业创新集群融合发展推进会上,东南大学苏州医疗器械研究院类器官与器官芯片概念验证中心、中国科学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高端医疗器械概念验证中心等8家概念验证中心揭牌。此前,杭州、兰州、济南等地先后认定并授牌了一批概念验证中心。

什么是概念验证中心?它与技术转移中心有什么区别,又将给科技成果转化带来哪些变化?

不是“一块牌子”

有关业内人士表示,概念验证中心不是“一块牌子,也不等同于技术转移中心”。

2009年,美国发布的文件中作了如此总结:“创建概念验证中心旨在促进高校科技成果商业化,优化高校、政府、企业三者之间的协同创新能力。”2001年,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建立了第一个高校概念验证中心;2002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跟进建立概念验证中心。随后,概念验证中心在美国多所高校陆续落地。

通过对美国概念验证中心的研究,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九庆等将概念验证中心概括为一种设立在高等院校,由多种组织、机构与高校合作运行的新型组织模式,通过提供种子资金、商业顾问、创业教育等对概念验证活动进行个性化的支持。

张九庆告诉《中国科学报》,国内从2013年开始注意到美国大学概念验证中心,从而意识到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链前端的重要性,并推出了一系列实践性探索举措。

2018年4月,西安交通大学依托该校国家技术转移中心成立了全国高校首个概念验证中心,和专注于生物及环保、新材料等方向的微种子概念验证基金。

在长城战略咨询合伙人杨洋看来,早于概念验证中心问世的技术转移中心则主要致力于推动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技、人才、信息等资源与重点行业、企业结合,推动产学研联合工作向纵深发展,是专门从事技术转移和科技成果转化的高科技服务机构。

杨洋告诉《中国科学报》:“概念验证中心比技术转移中心对技术的关注更早,从原始概念便开始进行验证,而技术转移中心至少要到技术成熟阶段才开始考虑技术转移问题。”

踏出“最初一步”

“概念验证中心旨在为早期成果配置资金、开展技术与商业化验证,降低风险、验证可行性,并吸引进一步的投资,打通科技成果转化的阻碍。”杨洋表示,概念验证中心将促使高校科研人员成功踏出科技成果转化的“最初一步”。

“概念验证中心建设的模式是多元化的,可以由政府主导,也可以由高校和科研院所主导;可以是综合服务类型,也可以是专业领域服务类型。”张九庆研究发现,通过先行先试,我国可以探究出适合本地区和现阶段科技成果转化特点的概念验证中心运行机制。

首都医科大学医学概念验证中心就属于专业领域服务类型,以创新医疗器械项目为主,兼顾药物,提供一站式概念验证服务。

“初期,让更多的成果进入转化流程;中期,让有风险的成果终止或转向。”北京首医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郜文向《中国科学报》介绍了首都医科大学医学概念验证中心发挥的主要作用。

西科控股首席法务官曹鹏有丰富的知识产权案件处理经验。他向《中国科学报》分析了一个案例,Open AI实验室早期成立时就类似一个概念验证中心平台,它是由社会资本扶持的一家非营利实验室,成功踏出成果转化“最初一步”。随着语言模型和数据处理技术的不断成熟,Open AI吸引资本的能力得到进一步加持,继而发展成一家可营利的公司,最终诞生火遍全球的ChatGPT。

在曹鹏看来,概念验证中心在国内的发展还处于探索阶段,正在尝试填平高校院所的科研成果与可市场化成果之间的鸿沟,将科研人员的创意想法或基础研究成果转化为具有潜在商业价值的技术雏形,以加速科研成果商业化进程。

跨越“死亡之谷”

“概念验证中心不仅需要有科研成果,还需要有比天使资本更早期的种子资本的进入,并且给予科研项目长期不懈的扶持。”曹鹏告诉记者,只有这样,科研成果才有可能避免在转化初期“夭折”,成功跨越科技成果转化的“死亡之谷”。

据了解,西安交通大学概念验证中心自成立以来,已与陕西科控集团及西安科技金融中心达成初步意向,共同发起第一只西安交大概念验证微种子基金,募资额度为1000万元。

2018年10月,北京中关村科学城拟设立1亿元综合专项资金,支持创新主体开展概念验证活动、支持高校院所设立概念验证中心、支持概念验证项目。

“目前,松山湖材料实验室已经有近一半的项目获得了社会风险投资,总融资额超4亿元。”松山湖材料实验室常务副主任陈东敏坦言,“我们现在更关注概念验证中心,是因为科技成果转化的成功率太低了。”

陈东敏还指出,概念验证与跨越科技成果转化“死亡之谷”是相关的。松山湖材料实验室成果转化的实践表明,概念验证阶段要提升技术的成熟度,完成这个任务后就可以对接社会风险资本,形成一个金融链的闭环。

虽然过去一些新型研发机构也在做上述事情,但陈东敏发现,成功率并不高,原因之一就是概念验证任务的定义不是特别清晰。概念验证要做的是将科技成果从“死亡之谷”的此岸带到彼岸,彼岸有社会资本,但在“死亡之谷”则需要财政资金的支持孵化,这就形成政府和社会资本的有效分工。

杨洋对此也表示认同。在他看来,概念验证中心可以更好地弥补科研成果与可市场化成果之间的空白,是完善技术创新链前端的全新尝试。概念验证中心将支持环节前移,将科研人员的创意转化为具体的技术原型或可初步彰显其商业价值的技术雏形,从源头上杜绝科技和经济“两张皮”现象,有效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的成功率。

杨洋介绍,长城战略咨询在2015年首次提出商业模式概念验证实验室,其主旨是通过在“创业想法”和“市场验证”之间增加“概念验证”环节,将创业企业的商业模式推向市场,从而得到全面完整的概念验证,进一步完善创业企业商业模式。

“如果希望概念验证中心对项目的帮助更有效果,还应该加入商业模式和市场发展方面的验证。”杨洋解释说,所谓商业模式概念验证的本质,就是从商业的角度思考创业,用场景倒逼研发,打破技术创新路径依赖与技术锁定。

他认为,在已有的概念验证中心的基础上,加入商业模式验证,对于项目跨越“死亡之谷”的作用将更为显著。

《中国科学报》 (2023-04-03 第4版,记者 沈春蕾  原标题为《概念验证让科技成果跨越“死亡之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