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全球100+案例后终于知道:打造伟大的创新生态,需要这3大要素!

作者Nicolas Colin是巴黎最重要的孵化器之一TheFamily的创始人。TheFamily是一家在伦敦、巴黎和柏林经营的泛欧服务和投资公司。自2013成立以来,它已投资了欧洲和其他国家多个不同行业超过250家创业公司。在创建TheFamily之前,Nicolas Colin在法国财政部负责财务总审计。此外,Nicolas Colin是众多关于创业、金融、战略和政策的著作的作者,是《世界报》、《福布斯》主要媒体的专栏作家,还担任法国广播电台、法国公共广播公司、法国邮政集团、法国邮政局和巴黎政治大学的董事会或顾问职位。

1.了解生态系统

谈创业,就会谈到“生态系统”。

这个词有点陈词滥调,但我们必须先了解它。

何为生态系统?维基百科上的解释是:

在自然界的一定的空间内,生物与环境构成的统一政体,在这个统一整体中,生物与环境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并在一定时期内处于相对稳定的动态平衡状态。

总之,生态系统就是多个独立存在个体共同居住的栖息地,而所有独立存在的个体能够生活得更好、更长、更幸福的前提,就在于这个栖息地的生态系统是否健康。

在创业领域,硅谷是当之无愧的“最健康的栖息地”了。

很多专著分析了硅谷成功的原因,但几乎在所有的书籍中,作者们都“正确”地得出结论:历史永远不会重演,硅谷不可能被模仿。

而我们一直在努力了解什么构成了一个伟大的生态系统。

为了了解这个秘密,我们读了很多书,走访过大量的生态系统,与数百人对话,最终得到了一个简单但有说服力的模型,此模型主要基于创业生态系统的三个要素。

它们分别是:

  • 资本 Capital:没有任何业务可以在没有资金和相关基础设施(包括有形资产的资金)的情况下创立发展
  • 专业知识 Know-how:这是公司不断推陈出新的基础,专门知识的获得需要工程师、开发人员、设计师、销售人员等共同努力;
  • 反叛精神 Rebellion:挑战现状的精神。如果创业家想要安稳,他们完全可以在一个规模较大的、制度相对较完善的、且可以获得较高报酬和更多资源的公司里做创新。

在每个成功的创业生态系统,都有这三大要素,虽然比例都不甚相同。

但,最重要不是这三要素是否存在,而是他们彼此渗透彼此连接的程度,也就是我们中国古人说的“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渗透与连接决定了创新生态发展的程度。

换一句话来说,几乎所有伟大的创新生态,其“资本”、“专业知识”以及“反叛精神”这三个要素可以很好地结合在一起,而在失败的系统里,他们或许存在,但没有彼此渗透与连接。

2.七种组合

我们简单地先来看一下,非彼此渗透与连接的状态,看看我们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系统:

只有资本 = 寻租经济

主要出现在资源地区,比如波斯湾阿拉伯国家,或者巴拿马(巴拿马运河)和埃及(金字塔)这样有吸引人的基础设施的地方。轻松赚钱,并不需要下苦力冒险创新,创新精神还会遭到排斥。

资本+专业知识 = 效率经济

如上文所提及,如果没有叛逆精神,大家都想安稳,创新行为往往只会集中在那些制度相对完善的大公司当中。

在德国,专业技术基本被大公司独占,用于大公司内部的效率创新上。创业型经济只能算是德国经济模式中的边缘模式。

这种经济模式让有钱人更有钱,德国的贫富差距巨大。同时正如威廉·简威(William Janeway)所指出的那样,效率是创新的敌人:您不能指望没有反叛文化就能带来硅谷式的激进创新。

只有专利=承包商经济

承包商经济的中心是印度的班加罗尔。

这里虽然有大量的工程师,但是没有资本,民众缺乏冒险精神,那么,它能够创造价值的最好方式就是向外国公司贩卖他们的专利技术。

这种经济模式的特点是利润很小,因此对经济发展没有太大的贡献。

专利+创新精神=乐园经济

在乐园经济模式中,人们有想法,但就是不知该如何实现盈利。多见于学校象牙塔内。创新想法只是没有资金支持,终究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亡。

当初谷歌创始人发明了PageRank算法,想进一步商业化时,银行拒绝了他们的贷款。乐园经济是有价值的,但如果资金一直来源于政府资助和SMB补贴,就很难做大。

只有反叛精神=自给经济

这种经济一般称不上是商业创业,不少政治运动、文化运动、社会运动就是这种经济模式。

反叛+资本= 金融经济

从金融发展史可以看出,金融业是最叛逆的行业之一,很多金融大鳄出身背景低微,但他们通过反叛与资本赢得声誉并赚大钱。

但是金融业本身并不具有包容性,核心资源还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少数人的富有并不会使经济变得繁荣。

资本+专业知识+反叛精神=创业型经济

硅谷是其最佳代表。

当“八叛徒”离开威廉·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成立仙童半导体公司时,硅谷就开始了第一个反叛行为,后来成了硅谷文化之一。

硅谷的资本最初是来自于国防部的,后来逐步转变成风险投资基金,现在更多是从投资者手中得来。

在专业技术方面,自1940年代后期以来,技术就出现了,这要归功于微波领域,然后是半导体领域的工程师们的吸引力。

硅谷是三要素的混合体!

现在,让我们后退一步,思考一下问题:

创业经济模式就真的好么?

为创业者提供一个健康的创业环境就那么重要么?

寻租经济、加强老牌大公司的创新效率是否也是可行方案?

对于我们来说,三个问题的答案很明确:

是,是和不是!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特别强调了“ 经济活力”。在经济转型期,创业型经济相对其他经济模式而言能够创造出更高的价值,而且它的分布会更加广泛:

在硅谷你会发现高科技公司的总部、富有的企业家、数以千计的高薪工程师以及设计师和职业经理人;而邻近的经济体系为其发展提供了本地的基础设施与服务,更为教育程度较低的人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同时不断增长的税收也为公共服务提供了更多的帮助。

硅谷可能是最接近Edmund Phelps所说的“大规模繁荣”的地方。

3.生态系统中的熵

熵(Entropy)是热力学中表征物质状态的参量之一。

但从经济上来讲,熵是指无效无序的能量。

一个地区从一种经济模式转变成另一种经济模式,这个有趣的过程中,系统会产生熵:假设系统中不存在成功的企业家,那么创业型经济就会逐渐减弱,甚至有可能会转变成其他的经济模式。

我们做以下一些思想实验:

那么一个系统有资本、专利和创新精神三要素中的两个,而这两个还在朝着只剩一个的趋势发展,经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1)从乐园经济(专业知识+反叛精神)转变成自给经济(反叛精神)

这也是前苏联转变成俄罗斯的主要原因:具有大量高科技技术但并没有将之转化成商业帝国,技术逐渐被以色列(接受了大量的前苏联科学家)和美国超越。

2)乐园经济(专业知识+反叛精神)转变成承包商经济(专业知识)

当人们厌倦了失败,他们逐渐丧失反叛斗志,承包商经济出现了。比如在欧洲法国,虽然大家都想在法国造下一个硅谷,但技术公司到最后都成为了小型IT服务商或者Web代理商。

寻租经济、承包商经济,以及乐园经济比较容易形成。

不过,如上文所说,系统拥有2个要素甚至集齐3大要素还是不够;重要的是彼此的渗透与连接。

坏消息是,想要将这3个要素结合在一起是非常困难的,3要素彼此会相互排斥。但我们依旧必须努力地把这些要素找齐,并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努力朝着创新经济发展。

4.关键在于创业者!

从长远来看,为了应对这种熵的无序变化以及三要素的难结合问题,

必须建立健康的创业生态系统,

而能够建立这种系统的正是创业者自己。

什么是创业者?

AngelList创始人Babak Nivi将创业者定义为——

拥有能够给顾客提供最好质量和最大规模服务的能力。创业者建立了最具创意的公司,克服了上面提到的所有问题,最终成为创业型经济的支柱机构。

这有几个案例可供参考:

以色列:从乐园经济(专业技术+反叛精神)转变成创业型经济

以色列是全球公认的创业之国。

而在20世纪80年代,这里还是乐园经济。以色列有充满干劲儿的创业者们,他们能制造出一流的产品,但从来没有在市场上取得成功。

他们并不缺少一流的技术(在苏联解体后,以色列接收了前苏联很多一流的技术科学家);他们也不缺乏反叛精神(这个国家本身就是证明)。

但是当时以色列缺少资本,它当时采用的计划经济体制。

之后,以色列政府设计了以创业家为主的Yozma计划,以吸引美国的风险投资,并试图转变成创业生态系统。

而一切也从这个Yozma计划开始都发生改变了。

伦敦:从金融经济(反叛精神+资本)转变成创业经济

英国人喜欢叛逆。

对于伦敦的转型,英国政府认为既然伦敦是欧洲国家金融业的“首都”,那么理所当然它也应该成为欧洲国家创新科技的“首都”。

在FinTech模式下,创业家们受益于当时伦敦的资源(规模庞大的资本),以及相当高的叛乱精神(毕竟,英格兰是朋克运动的故乡),而政府所需做的就是需要表明创业者第一的态度以及去克服技术缺乏的问题。他们努力吸引来自整个欧盟的人才,出台宽松的移民政策。

—— 英国政府总是跟创业者站在一边,而不是跟资本,这种态度也是世间少有了。

早期硅谷:从效率经济(资本+专业技术)转变成创业型经济

硅谷最开始是军工经济,有国防部的资本,也有先进的技术。

转折点是仙童半导体公司,Robert Noyce和Gordon Moore不满老板的行事风格而决定离开,并开始创立英特尔。不过正是他们这极具反叛的创新精神的风格改变了当地的生态系统,并且创造了世界范围内增长速度最快的创业型经济模式。

那怎么创建立一个创业生态系统?

创业者共同创造出一个创业生态系统!

这句话可能听起来有些同义反复。

但它是真理。

如果创业系统是由政府或者大公司来建的话,那毫无疑问,他们都会失败。

乔什·勒纳(Josh Lerner)已经漂亮地论证过这一点了。

怎么办?

你只能靠创业者,

必须靠创业者,以及

必须激发创业者的野心

Brad Feld,美国企业家、风险投资家,曾正式发表的“Boulder Thesis”:只有那些将长期远景和短期灵活性有效结合在一起的创业家们,才能够激发和促进创业经济的成长。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现在自称的“创业者”满地走,这里说的创业者可不是那种做个小生意的店老板,如果你缺乏雄心,或者满足于现状,或者不想建立一个属于你的商业帝国的话,那么你也就不是创业者。

5.对法国的个案研究

法国,是作者Nicolas Colin的母国,也是其工作的主要中心。

法国的经济模式就像一个谜一样,不过上面的几种经济模式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了解法国这种经济模式弊端的来源:

为什么法国同时拥有大量的资本、专利技术和足够的反叛创新精神,而它依旧很难建立一个创业生态系统?

法国人极具反叛意识,不然法国也不会有法国大革命。

每年都有很多人离开传统企业开始自己创业。这足以说明法国拥有足够的专利技术,法国的工程学院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就连美国公司也纷纷在法国设立研究中心。

另外,风险投资也很丰富;甚至有人说,那些有潜力的公司都准备在巴黎进行融资。

然而,这些都行不通。

为什么呢?

简单来讲就是在法国,资本、专利和创新精神虽然都存在,然而却没有人将他们整合起来,他们是独立存在的,有时候彼此之间还会相互排斥。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法国确实有大量的资本,但是寻租经济规模过大(涵盖房地产、出租车、药剂师、律师、医生、手工业者、农民在内的各种职业)。很多资本家认为他们没必要冒着风险投资给创业公司。这些巨额的资金被捆绑在沉重的基础建设上(交通、能源、电信以及旅游等),而寻租利益集团捕获到了这些资本,因而进一步限制了创新的发展。即使法国现在还有不少风险投资者,但是他们的资金大多是通过政府获得的。

法国也拥有很多专业技术,但它们大都为效率经济或者承包商经济服务。法国确实有很优秀的工程师,但是有两个问题:第一,法国的工程师们并不关注技术的运行落地。在学生时期他们都是最优秀的学生,所以他们认为自己是企业高管而不是技术开发人员。第二是由于法国的福利很好,研究税收减免制度的实行使得工程师的工资大多是由政府补贴的。这样一来,技术就业市场就像垄断组织形式卡特尔:无论是效率经济、操场经济或是承包商经济模式中的哪一家公司,也无论他们是否创造了价值,他们都可以给技术人员比较好的薪酬。但创业公司因为没有资金所以无法支付给技术人员相应的薪酬,因而也就无法吸引优秀的工程师。

法国其实也有很多反叛的创新精神,但它并不表现在创业上。它具体表现在频繁的罢工运动和企业高管的衬衫被扯掉的事件当中。当企业家显露出一定的创新精神的时候,就会带来无数问题:法律禁令、诉讼,严重者则有牢狱之灾。

这一点应该被反复重申:无论在哪个国家,企业家都不应该被束缚在条条框框之中。但事实上,只有在一些特定的国家,如美国,创新精神、资本和专利的同盟才能够击破这种障碍。在法国,反叛创新精神是被容许和支持的,但并不是在创业方面,而是在活动或者艺术创作上。其结果就是创业家们仍然被限制在乐园经济模式当中。

在建立生态系统上花费了这么多年的心血之后,我感受到法国之所以无法建立创业型经济模式,主要在于占用了大量可用资本的寻租经济、掠夺了大量专业技术的承包商经济,以及反叛创新精神的错位这三个问题上。

可以肯定的是在法国有很多创业家,他们创立了数百个创业公司。但令人担忧的问题在于,没有一个科技公司可以发展到占主导的地位。

来源:TOP创新区研究院 2022-03-14

原文作者:Nicolas Colin,翻译:Chynna、Flor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