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化器迭代新空间⑤ | 璞跃中国:在“反向创新”中孕育下一个“谷歌”

作为连接研发和产业化的重要桥梁,孵化器在全过程创新、全要素集聚、全链条加速等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最新发布的《上海市高质量孵化器培育实施方案》提出,到2025年申城培育不少于20家高质量孵化器,带动形成若干孵化集群,打造千亿元级产值“科创核爆点”。

强化科技创新策源功能,要把“从0看到10”与“从10看到0”紧密结合,实现创新链与产业链、价值链耦合。加快培育一批高质量孵化器,将带动全市孵化器从集聚企业向孕育产业转变,推动硬科技企业培育和未来产业发展。

如何通过超前发现、超前布局,提升孵化策源功能?如何打通裉节,畅通“转化—孵化—产业化”链条,提升硬科技孵化能力?文汇报推出“孵化器迭代新空间”系列报道,通过上海不同类型孵化器的个案探索,探寻孵化器“进化”新方向、高质量发展新路径以及未来产业孵化新范式,助力上海打造全球科创企业首选落户城市。
微信截图_20230805063615.png

浦东张江丹桂路上,全球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科技投资和创业加速器之一的“璞跃”(Plug and Play)布下一处高能级、全赛道孵化空间——璞跃中国长三角区域创新中心。在它遍布全球的创新中心网络中,1.3万平方米的单体体量仅次于美国硅谷总部,那里曾走出谷歌、贝宝(PayPal)等知名科技企业。

在培育创新上,璞跃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在大多数孵化器都在向着位于创业链更前端的种子期企业靠拢时,它却在思考如何更好地服务大公司,全球500强企业中有437家是其用户。在孵化器提倡耐心陪伴企业成长时,璞跃则崇尚加速——项目怎么样,为期6个月的“加速营”里见真章。

很难说璞跃有什么冠绝全球的独家秘笈,让它在创立25年间将触角延伸到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是很少有孵化器像它一样,对创新这件事展开深入研究。厘清创新的底层逻辑,紧跟时代发展脉搏,从而推出市场最需要的服务,或许就是这家国际化孵化器引领全球创新的生存之道。

让“最懂市场”的创新主体提需求

“我们的核心是加速。”璞跃中国空间业务副总裁经律对创新空间有着明确定位。Plug and Play意思是“即插即用”,这非常符合加速器的特性。如果说孵化器秉持的是一种“正向创新”模式——寻找优质项目,帮助它们成长;加速器则是“反向创新”的实践者——在明确创新需求的前提下,寻找与之匹配的项目团队。

在一个成熟的产业生态中,谁是最有可能提出明确创新需求的那一个?在经律看来,已深度融入全球创新链的大公司更清楚市场的痛点在哪里,他们提出的创新需求与市场更匹配,得到其认可的小企业或被收购、或得到订单打开市场,这就是加速。

国内人工智能(AI)行业龙头企业——商汤科技,就是在璞跃中国的加速营实现了迈向“独角兽”的关键一步。2017年,戴姆勒公司想做汽车视觉系统,曾有两个选择:要么自己成立新的研发部门,要么发布需求让小企业“揭榜创新”,戴姆勒选择了后者。作为戴姆勒的合作伙伴,璞跃中国在数据库中为其挑选了20余家企业,路演后,6家企业进入加速营。半年后,商汤科技给出的解决方案最终胜出。这次“加速”不仅为刚起步的商汤科技带来了全球汽车龙头企业的订单,还帮助它在国内资本市场获得了B+轮融资。

在收费与不收费间寻找“最优解”

房租与投资是孵化器维持运营和实现自身发展的主要收入来源。在此基础上,璞跃还有一块重要营收,即向大企业收取服务费。截至去年,璞跃已与全球超过550家大企业展开合作,其中437家全球500强企业通过缴纳会员费的形式与之达成更深入的合作。

实际上,孵化器与大企业之间越来越紧密的合作,顺应了创新模式的内在变化。经律表示,近年来,产业赛道的头部企业越来越意识到,单靠自己的基因和文化很难从根本上提升创新效率、匹配快速变化的市场。于是,让有技术、有闯劲的小企业按其需求进行研发,大企业购买成果或收购有潜力的研发团队,这种开放创新模式成为全球创新的新风向。

2019年,南京银行向璞跃中国提出开发数字人的需求。他们要求的数字人不仅需要掌握丰富的金融知识、安全可靠,还要能感知对方情绪,并在对话时辅以表情和手势。璞跃中国为此开启了加速器,经过数轮甄选日的PK后,AI创新企业硅基智能最终胜出。当年年底,南京银行数字人“楠楠”和“晶晶”上岗,这也是国内银行业首批数字人,至今仍活跃在岗位上。

向大企业收费的同时,璞跃中国有一条针对小企业的“不收费”原则。经律说:“这也是寻找创新‘最优解’的方式,一旦向小企业收费,大企业可能会质疑我们推荐的项目和团队是否最合适。”按照这一理念,璞跃中国在国内服务了近80家行业领军企业,分布在12个创新前沿赛道,合作模式包括需求对接、概念验证、加速营以及共建创新中心等。

多边协同服务新一代创新玩家

作为上海最大的单体国家级众创空间创新载体,璞跃中国长三角区域创新中心的大,不仅体现在空间面积上,更体现在服务规模上。截至去年年底,这里累计实体孵化企业近90家,获得融资超4亿元;累计加速长三角地区科创项目700余个,与大企业和头部公司共同产生超过130项概念验证成果。

璞跃中国也是关注赛道最全的孵化器。他们关注着国内14条创新赛道的数百个细分领域,在其数据库中网罗了全球5万多个创业项目,其中中国创业项目1.5万个。所处赛道、融资情况、被加速过几次……600多个技术分类标签、100多个统计字段精细勾勒出每个创业项目的画像,以便更好地被搜索和推荐。

在深耕本土开放式创新市场和广泛的伙伴交流中,璞跃发现新一代创新玩家已经出现,其中包括高质量增长创业公司、“准独角兽”企业以及应用场景和服务协作需求伙伴。经律说,为了适应这批新玩家,必须在更大尺度内调动创新资源,为其加速。

张江本土创新企业银基科技原本是一家网银安全公司,经历数次加速营的磨砺后,它在同样注重网络安全的汽车赛道发现了新的商机。转型后,银基科技一举成为全球领先的汽车数字钥匙供应商,产品服务国内外40多家主机厂,量产车型近90款。不久前,银基科技完成2亿元B+轮融资。

在创新生态中,任何单一参与者、两两组合和多边协同,都可能实现创新,但多边协同无疑会扩大创新边界。坐拥全球创新资源的璞跃正用其精细化的资源调配之手,致力于让下一个“谷歌”“贝宝”脱颖而出。在经律看来,张江已进入“决赛圈”。

 >> 记者手记期待再现“幸运之楼”

璞跃中国长三角区域创新中心的前台有一家“165咖啡吧”,这是为了纪念Plug and Play的起点——一栋位于美国旧金山湾区大学路165号的小楼。1998年,伊朗人赛义徳·阿米迪买下它后,将一楼用作卖波斯地毯的商铺和咖啡厅,二楼隔成小间出租。

出人意料的是,二楼的小隔间里陆续走出了谷歌、贝宝(PayPal)、罗技(Logitech)等一群百亿美元级的超级“独角兽”。这栋不起眼的小楼因此被称为“幸运之楼”。

其实阿米迪一开始只是个收租的房东,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并非长久之计,便独创了“房租换股权”的商业逻辑。当他逐渐了解那些付钱的人为什么愿意租下房间后,决定只向大企业收费,并逐步将小楼打造成一个开放创新平台。后来,这套培育创新的模式被世界各地的创新机构争相模仿。

很少有孵化器像璞跃这样深入研究创新,它设有专门的创新研究部门,以便更好地把握创新脉动。璞跃之所以成为全球最成功的孵化器之一,最重要的是它毗邻斯坦福大学,地处硅谷核心地带,有着浓厚的学术和创新氛围。

正因如此,2017年,璞跃选择在与硅谷有着相似创新浓度的上海张江扎根长三角。如今的张江拥有2.3万家创新型企业、1800多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180多家外资研发机构和170多家市场化创投机构……在这样一片创新雨林再现“幸运之楼”,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作者:沈湫莎

来源:文汇报2023年08月05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