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文生:中国新能源领先不是因为补贴,而是因为规模大

“新能源产业为什么在中国发展最快?为什么在中国新能源现在是全球领先?有些人说是政府补贴,但中金研究院做了一系列的研究,结果显示政府补贴不是主要原因,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规模,规模大了,单位成本就是比别人低,研发能力就是比别人强。”11月22日,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中金研究院院长彭文生在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联合主办的“《财经》年会2024: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以下为发言实录:

规模经济这个概念是经济学一个古老的概念,非常直观。一个产品的产量大了,单位成本就低,比如一个汽车制造厂年产10万辆车和年产100万辆车,一般情况下年产100万辆车的,每辆车的成本会比年产10万辆低一些,为什么呢?一些固定成本,厂房、机器设备、采购、人力、IT成本分摊到每一辆车上面会随着产量的增加而降低,这不是什么特别新的概念。

我们人类的生活水平,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大幅提升?工业革命以后,工业经济以后。为什么在工业经济以来人们的生活水平大幅提升呢?为什么农业社会生活水平提升很慢呢?其实和规模经济有很大关系。因为在农业经济时代,你很难提高单位的产量,不是说我开垦的土地多了,种的地多了,每亩地的产量就增加。但是工业经济时代不一样,一个工厂生产某一个产品的量多了,单位成本就下降了。

但是规模经济是怎么来的?理论上讲,我们可以全球生产一件产品,产量最大,成本最低,但是那个不现实,因为我们的需求是多元化的。怎么办?要分工和贸易。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面讲一个国家财富的来源,什么叫市场?市场就是分工和贸易,通过分工聚焦每一个行业做自己的事情,规模做大,成本降低。怎么分工?需要人,人多了才能分工,一个小的国家只有几百万人,你很难做行业的细分。

我们在思考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长点的时候,现在大家看到的很多是负面的,人口老龄化、债务问题、利益全球化问题,有没有一些新增的亮点?这是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

从人口来讲,看人口问题有两个视角,一个是看年龄结构,就是从人口红利到老龄化。一个是看人口总量,人口总量有两个不同的观点,有人把它看成是消费者,就是负担,包括今天我们讲的气候问题,绿色转型、环境污染,也有人说那是人口的数量太多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说:“如果每个中国人的消费水平都赶上美国的话,这个世界就难以承受了”,讲的是消费者的消费负担。

马尔萨斯人口原理就讲的这个。但是人也是生产者,所以亚当斯密《国富论》里面把人看成是一个创新生产的能力,人多力量大。我们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人多力量大,后面把人看成负担,就是搞计划生育,到底哪个观念是对的呢?

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把人看成是生产者,不仅仅是负担,更多的是创造。我们的人口规模现在跟印度可能差不多,也可能印度比我们高一点,从分工的细化来讲,中国是有实现规模经济的基础的。

规模经济不仅仅体现在制造业的产品的单位成本下降,它还体现在公共服务。例如,在中国年轻的男性不需要担心我不想参军,我必须参军,这个在世界上好多国家都有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国没这个问题?

因为国防作为一种公共服务分摊到每个人的成本在人口多的国家是很低的,中国的基础设施为什么建的这么好?因为基础设施也有规模经济效应,使用的人越多,单位成本越低,人口多的国家,因为分摊成本,大家能够享受一个更好的公共服务。

还有创新,创新要研发投入,规模越大,研发的成本分摊到每一件产品,每一个人的成本就低了,所以和创新经济也紧密相连。创新经济和人力资本有关系。中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超过2亿,第二位是印度,第三位是美国,它们两个差不多,都不到1亿人。也就是说我们接受高等教育人的总数是超过美国和印度的总和,我们的规模经济在创新方面也是一个重要的有人力资本的支撑。

从需求端来讲,一个消费市场大的经济体,它的创新能力更强,我们怎么来衡量创新能力呢?我们这里看到的是每一百万人专利申请数量,这不是每个国家总体的专利申请数量,而是每一百万人,也就是说单位的创新能力,每个人平均的创新能力是和消费市场的总规模有关系的,总规模越大,每一百万人申请专利的数量越高,排在前面的美国、中国、日本、德国这几个人均专利申请数量比较高的国家都是消费市场很大。

我讲这些大家自然会提出一个问题,我们有规模经济效应,这个世界上只要中国能生产的东西,似乎很难有一个国家能够跟我们竞争,能够比我们以更低的成本生产,这就是中国的规模经济效应。大家可能会说这不是一个新的东西,中国作为人口大国,第二大经济体已经好长时间了,为什么未来规模经济是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呢?我在2013出的书《渐行渐远的红利》,就是讲人口年龄结构,人口老龄化带来经济增长的下滑,今天讲的是不是要打自己的脸?要否定以前自己的观点呢?不是。在新发展阶段,为什么规模经济是新增长点?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数字经济。数字经济的发展,因为数字产品,数字服务的边际成本很低,几乎是零,所以数字经济时代企业的规模可以做很大,只要有人,经济体量大。我们看数字企业就是中美全球最大的企业,这几年印度也起来了,因为印度的人多。如果我们要看最新人工智能,全球大模型的数量增长就是中美,其他国家加在一起都赶不上,这是数字发展阶段规模经济作为新增长点的体现。

第二个,逆全球化。小型经济体可以通过参与全球分工,聚焦一个行业。比如台湾地区聚焦半导体,它在这个行业把规模做大,服务全球市场,也能享受规模大所带来的效率的提升,单位成本的下降。但是在逆全球化时代,这个空间小了,美国要求台积电把它的先进产能要放在美国,在逆全球化时代,小国参与全球分工,实现规模经济的空间小了,大国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第三个,就是绿色转型。新能源的发电成本多快的下降?什么时候低于化石能源的成本呢?其实和规模经济很有关系。大家看这张图光伏组件和锂电池,这是全球数据,从光伏组件70年代到现在,锂电池从90年代到现在,随着装机容量的增加,单位价格快速下降,这就是规模经济。

新能源产业为什么在中国发展最快?为什么在中国新能源现在是全球领先?有些人说是政府补贴,欧洲说要开展对中国的反补贴调查。我们中金研究院做了一系列的研究,结果显示政府补贴不是主要原因,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规模,规模大了,单位成本就是比别人低,研发能力就是比别人强。

为什么绿色产业具有规模经济效应呢?煤电和气电发电成本里面,设备成本占20%到40%,新能源风电和光伏发电成本设备成本超过80%,新能源就是制造业,而制造业有规模经济效应。

第二,新能源行业研发是技术密集行业,研发的强度比化石能源开采行业要高很多,这是A股的上市公司,我们分新能源设备制造行业、化石能源开采,新能源的研发强度高,创新的能力强。研发规模越到,分摊到每一件的成本越低。还有新能源更依赖公共基础设施,比如说特高压的建设,充电桩网的建设,这都是公共服务,而公共服务使用的人越多单位成本越低。

我们看电动车和燃油车比较,电动车里面70%以上的成本和数字技术有关系,燃油车只有20%跟数字技术有关系,数字经济带有规模效应,它的规模效应更强。所以,中国之所以能为全球的绿色转型作出贡献,这个基础不是政府补贴,是中国的规模经济。

我们有这个基础,我们有这个潜力,我们怎么把规模经济的效应发挥出来?让规模经济成为一个新的增长点。我最后强调一点,就是需求端的因素,大市场。

这个大市场,尤其是消费市场的培育,回到李院长讲的债务问题。其实房地产是顺周期的行业,你用顺周期的行业做逆周期的调节,不是不可能,难度比较大。政策性金融帮助企业,企业代表的不是最终需求,而财促进消费,增加居民收入,代表的是最终需求,这个最终需求既有利于稳定当前的增长,又有利于提振中国的消费市场规模,促进长远的经济创新的成长。

规模经济是一个老的概念,但是现在大家重视不够。什么叫规模经济?其实规模经济是人类社会提高生活水平的最根本的路径

来源: 财经ThinkTank 2023-11-25

作者:彭文生,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中金研究院院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