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打造香港创科生态圈

一直以来,应科院致力于促进科技产业化、产业智能化,推动产学研互动协作,聚焦智慧城市、金融科技、新型工业化及智能制造、数码健康科技、专用集成电路及元宇宙等应用板块,积极打造香港创科生态圈。

乘坐扶手电梯时,如果细心一点,你会发现梯级与裙板间有着小小的缝隙。对于地铁工作人员来说,这是重要的安全检查对象。一般而言,当缝隙超过4毫米,就意味着需要维修。

长期以来,香港地铁(下称“港铁”)的电梯缝隙检查工作都由人工进行,并且需要停用电梯逐级查看。不过在今年年底,港铁与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下称“应科院”)研发的扶手电梯罅隙测量仪器有望启用,届时这项检查工作将可“告别”人眼检查。

在应科院办公楼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了这个仪器样本及其“酷炫”的操作过程:先用镜头进行观察,然后使用AI分析,在后台拿到数据后,便可知道缝隙大小是否超标。

这个小小的仪器是应科院促进科技成果转移的一个重要缩影。近年来,伴随着数字转型不断加快,香港积极推动智慧城市的发展,应科院则成为了重要的赋能者。近日,港铁与应科院签订合作备忘录,预留2000万港元深化双方合作,未来会共同研发及应用不同的新技术,例如物联网、人工智能等,联手打造“智慧铁路”。叠加港铁此前拨款的约5000万港元,“智慧铁路”项目共投放约7000万港元。

为促进科研成果落地,应科院于2000年成立,是香港最大的应用科技研究机构。一直以来,应科院致力于促进科技产业化、产业智能化,推动产学研互动协作,聚焦智慧城市、金融科技、新型工业化及智能制造、数码健康科技、专用集成电路及元宇宙等应用板块,积极打造香港创科生态圈。

一个完善的创科生态圈应该是怎样的?近日,应科院行政总裁叶成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称,创科生态圈应该包括科研的上游(技术)、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应用各个环节在内。

“哪些教授可以做到基础研究,后面哪些企业需要用到基础研究,中间有谁可以做中间人的角色,上、中、下游定期进行沟通,沟通完后,政府方面可以提供什么资助,整个生态圈运行起来。”叶成辉介绍。

值得指出的是,由于科技转化需要大量应用场景,大湾区建设成为香港打造创科生态圈的重要一环。叶成辉强调,香港具有基础研究的优势,如今借助大湾区建设,应用场景也成为了优势之一。

迈入2023年,全球科技竞争尤为激烈。而在叶成辉看来,在“中西合璧”的加持下,香港的技术水平属于世界顶尖,与此同时,借助与其他大湾区城市的优势互补,香港在全球新一轮科技竞争中具有绝对优势。

从0到1,从1到N

今年4月,应科院在2023年日内瓦国际发明展上“满载而归”,共夺得34个科研奖项,包括“特别创意大奖”、2项“评审团嘉许金奖”、6项“金奖”,以及25项“银奖”及“铜奖”。这是应科院在这一发明展上获得最多奖项的一次,同时也是香港代表团获奖最多的机构之一。

其中,“特别创意大奖”获得者是应科院物联网感测及人工智能技术高级经理黄嘉瑶,通过小数据模型,她帮助生产商以较低成本实现生成线自动质检,有效解决了数据不足的行业痛点。

这成为应科院科研实力的一个印证。成立23年来,应科院在人工智能、通讯技术、物联网、集成电路等领域不断进行研发。至今,应科院已申请超过1400项技术专利,其中获发专利超过1000项。

如今,应科院手握多项“皇牌科技”,比如香港首个5G端到端网络全架构解决方案(“Easy 5G方案”),该方案可以降低中小企业应用5G的门槛,推动香港5G发展;C-V2X车联网系统能让车辆、行人、道路基建,以及车辆与网络之间实时传递讯息,并即时为道路使用者作出警示;尤值一提的是,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首个香港分中心——国家专用集成电路系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香港分中心的依托单位也正是应科院。

谈及香港的车联网,叶成辉表示,香港道路的特点是多车并且车不会让无人车。在克服了复杂的道路条件后,香港如今的车联网技术已发展为“世界数一数二”,有望在香港及其他地区的道路安全以及拥堵问题上发挥巨大效能。

在科研成果转化方面,应科院更是取得累累硕果。多年来,透过研发合约、特许授权及其他合作模式,应科院已将约1250项技术转移到业界。

在香港地铁、香港警队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应科院更是持续赋能。香港警队启用的专用智能语音辨识引擎“飞誊”正是出自应科院。借助“飞誊”,人员在办公室电脑透过部门入门网站登入系统,即可上载电话录音以进行语音文字辨识,提高工作效率的同时也能帮助警队建立分析大数据的能力。

叶成辉告诉记者,科研成果转化是“从0到1、从1到N”的过程。“从0到1就是做好基础研究,从1到N就是成果转化。从1到N的过程是痛苦的,因为企业要花费时间(进行)科技转化。但这个转化过程其实还是比较有意义的,因为真的能够帮助别人做一些事情。”

抢人才、拓场景

作为一道将科研和实际应用嫁接起来的桥梁,应科院成为了对接学校与产业的“超级联系人”。

目前,应科院与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高校均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们基本上知道哪个教授在基础研究下了很多功夫”。

与此同时,应科院还在“花式”招揽人才。今年初,应科院与香港科技大学签署合作备忘录,联合开办首个兼读博士生工作计划。这一模式下,申请成功人士将会受聘于应科院成为全职研发人员,并于科技大学修读兼读制博士课程,参与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前沿科学的研究。

谈起这一合作,叶成辉颇为自豪,“这是一个创举,可以吸引一些真正(属于)新科技的科研人才来到应科院。”

为吸引国际人才,应科院还推出了“暑期实习计划”及“金融科技未来领袖学院”实习计划,一批来自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等国际知名大学的创科人才在参与应科院研究项目的同时,也可以深入了解香港创科生态。

在产业对接方面,应科院与一众企业、政府部门等建立了多项合作关系。帮助科研成果落地,应科院擅长抓住企业痛点。

叶成辉坦言,“其实科研落地这件事情,很多时候都是要谈到钱。”区别于完全依赖资助的合作模式,应科院的合作更强调企业的主动投入。“我们做的每一个项目,企业都要付钱,不是付全部,因为可能还会有香港政府的资助,但是如果一个项目完全没有企业付钱,我们不会去申请香港政府的资助。”

这样做的一个好处是,帮助应科院识别真正有需求的企业。对双方而言,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这是建立合作关系的第一步,第二步还需要鉴别这一项目是否存在创新理念。

“我们不是一个集成商,不是说你会做这个东西就去做,其实我们每一个项目,都要看它的创新概念在哪里。从企业的角度看,其实无所谓新还是旧,能用得到就行,但我们还是希望我们的每一个项目,是企业有需要、企业肯付钱、企业有痛点的,同时对大学教授也有帮助,有创新的元素在其中。”叶成辉强调。

当然,这个过程“有辣有不辣”。“不辣”的地方在于,在这一模式下建立合作关系,意味着企业真正需要并且认同应科院的科研实力。而“辣”的地方在于,香港的人才资源是否充足、应用场景是否足够丰富。也因此,无论对于应科院还是对于香港而言,抢人才、拓宽应用场景都变得尤为重要。

搭乘大湾区融合发展的东风,目前包括应科院在内的香港科研机构都在深化与大湾区其他城市的科研人才与应用合作。

为壮大研发团队,南方科技大学深港微电子学院与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辖下位于深圳的研究院签署了合作协议,成立“南科大深港微电子学院—香港应科院(深圳)联合实验室”。同时,应科院准备在深圳福田设立一个总部,有望与内地科研力量展开更为紧密的交流合作。

大湾区丰富的应用场景更是成为了香港科研成果落地的重要平台。在采访中,叶成辉向记者强调,大湾区是一个很好的生态圈,香港与内地城市的场景可以多进行对接,如香港正在推动e-HKD(数码港元)的测试场景,内地也在推行e-CNY(数字人民币)的测试场景,在大湾区内,两种数字货币或许存在对话空间。

借势大湾区发展,突围全球科技竞争

全球科技竞争愈来愈激烈。

今年初,叶成辉及其团队走访伦敦、越南等地,他们发现,越南的一家科技公司有8万多人在做软件开发,国际竞争之激烈从中可窥一斑。

从国际排名看,香港的创科水平已具备国际水准。根据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发布的《世界数码竞争力排名》,香港在“科技”方面的表现分别在2021和2022年被评为世界第一及第二位。但是,科技发展日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