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数码港:数码港是香港的一个科技旗舰

香港特区政府高度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近日,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公布财政预算案时表示,香港数码港(数码港)在今年初已成立Web3基地,预算案会拨款5000万港元加速推动Web3生态圈的发展。


数码港在培育金融科技及Web3生态圈已经和即将推出哪些举措?香港的金融科技发展将如何赋能粤港澳大湾区互联互通,又将如何融入国家发展?《中国基金报》记者采访了数码港金融科技总监严涤宇


孵化器计划单个企业最高资助110万港元


中国基金报:能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香港数码港?


严涤宇:
数码港是一个创新数码社群,汇聚超过1900家社群企业,包括超过800家驻园区及1100家非驻园区的初创企业和科技公司,由香港特区政府全资拥有的香港数码港管理有限公司管理。


数码港是香港的一个科技旗舰。2020年底,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部认可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


目前,数码港社群企业中,超过400家是金融科技企业,他们在合规科技、保险科技、理财科技及区块链等诸多金融科技细分领域都有很好的发展。社群包括两间获发牌的虚拟银行 ( WeLab Bank, 众安银行)、三间持牌虚拟保险公司(Bowtie, One Degree, ZA Insure),及一间持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Hashkey),亦汇聚三家金融科技独角兽——众安、WeLab 及 TNG。


数码港已有超过19年的历史,当时提出的愿景,就是透过数码技术推动香港的经济。那个时候就已经认定数码科技对于经济的重要性,现在看来,是很有远见的。数码港亦不断提升社群企业的融资能力,包括通过“数码港投资创业基金”(4亿)吸引不同投资者,引资比率达1:9。截至目前,连同其他投资者,已向24间数码港企业(26个项目)注资合共逾17.3亿港元。


中国基金报:数码港是否类似孵化器,为初创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严涤宇:
对,我们的核心任务就是孵化初创企业。数码港会为初创企业提供不同的帮助,资金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整个孵化器计划最高会为初创企业提供110万港元的资助。每年大概会有100多家的公司可以成功进入这个计划。我们会在不同的阶段,为企业提供相应帮助。


首先,“数码港创意微型基金”,为成功申请初创团队提供10万元基金,在6个月计划期内,支持具潜质的数码科技创新概念及早期初创企业的发展,印证市场需要及迈向加快发展阶段。


对于一些已经有了自己的产品和少量客户的初创企业,“数码港培育计划”可以支持他们加快业务增长。受培育公司除获数码港全方位的创业支持外,更可在24个月培育期内获发最高50万财务资助以支持业务发展。


另外,数码港加速器支持计划,则为准备开拓海外巿场及投资的数码港培育公司或已毕业的培育公司,提供最高达30万港元的资助额。不仅如此,数码港还有海外及内地市场推广计划,提供高达20万港元资助,以助初创开拓海外及内地市场。


很有趣的是,我们的培育计划虽然为期只有两年,但是参与过计划的企业,像是毕业生一样,虽然“毕业”了,但并不意味着会离开数码港。很多“毕业生”仍和我们保持着紧密联系,当中不少是独角兽,如Klook客路和Animoca Brands等,以及已经在港上市的GOGOX。因为数码港的资源和整个生态,对于他们未来的发展也是很有帮助的。同时这些相对成熟的企业也会为“学弟学妹”们提供很多帮助,甚至给当中看好的项目直接投资。Animoca Brands本身就已经投资了400多个项目。从而形成了具有内生动力的产业生态。


Web3基地让全新生态蓬勃发展


中国基金报: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公布财政预算案时表示,数码港在今年初已成立Web3基地,预算案会拨款5000万港元加速推动Web3生态圈的发展。能否简单介绍数码港的Web3基地?数码港将如何利用这5000万?


严涤宇:
Web3是最近两年左右比较流行的一个说法,它底层的技术是区块链,其中心思想是要去中心化,即把数据或产权等归到创造者或使用者身上,而不需要透过一些中心的平台,让发展可以更自由。


早在4-5年前,我们在积极推动金融科技企业的成长时,就已经有不少专注于区块链的企业在数码港落地。Consensys,就是其中一家旗舰级的区块链公司,已经拿到很多融资。


数码港还有不少很成功的电竞/数码娱乐和智慧生活类企业,当中不少,在2-3年前就很有远见地转型到Web3这个领域。Animoca Brands是其中的佼佼者,目前已经成长为全球最大的综合性Web3旗舰,其估值一度达到近60亿美元。


去年,香港特区政府发表虚拟资产政策宣言后,Web3的气氛就热起来了,全球不少项目和初创企业都表示希望来香港发展。数码港汇聚香港Web3社群,目前已有超过100间Web3相关初创企业。今年1月成立的“数码港Web3基地”(Web3Hub@Cyberport),旨在支持香港新兴产业发展,积极招揽国际Web3企业落户香港,吸引相关人才来港发展,巩固香港Web3及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我们在服务传统Web2时代的初创企业已经有一整套完善的措施。成立“数码港Web3基地”的目的,是将我们在Web2建立起来的一整套初创企业培育服务复制到Web3社群中,帮他们对接不同的资源,客户、投资人、用户、专业服务机构等等,帮助他们成长。


Web3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圈子,里面的用户、投资人,包括媒体,乃至整个生态和Web2是完全不同的。我们设立“数码港Web3基地”的目的,就是把Web3生态中的旗舰企业及人才吸引过来,让整个生态得以蓬勃发展。


中国基金报:香港特区政府于2021年首次推出“拍住上”金融科技概念验证测试资助计划(“拍住上”计划),鼓励金融机构伙拍金融科技企业就创新金融服务产品进行概念验证测试,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计划的最新情况?


严涤宇:
“拍住上”(粤语,“搭伙上”的意思)计划是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委托我们办的一个计划。申请这个计划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须找到一家合作持牌金融机构,例如银行。证券或保险公司等,与其签署合作协议,用他们的技术为这些持牌机构赋能,特区政府会为科创企业提供10-15万港元的补助,并为其提供认证。通过这个计划,政府一方面为金融科技初创企业赋能传统金融行业提供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在对相关项目进行审批的过程中,监管机构会参与其中,这样,企业在获得了政府的认证后,将更容易获得金融机构的订单。


第一轮“拍住上”计划促成了93个合作项目,涵盖财富管理科技、监管科技、支付系统等多个范畴,当中包括涉及跨金融界别及香港与粤港澳大湾区及东盟等地区的跨境应用。鉴于业界反应热烈,特区政府已宣布推出第二轮的“拍住上”计划,资助金额最高可达40万港元,目前所收到的申请无论数量、质量还是技术先进性都较上一届有很大的提升。


中国基金报:目前有哪些大型金融机构有参与“拍住上”计划?


严涤宇:
第一轮参与的机构促成逾90个项目,基本香港头部的金融机构都有参与,今年会更多,包括一些刚刚获得香港证监会发放的虚拟资产牌照的机构。


对于很多初创企业,获得和大型金融机构合作的机会有时比获得资金支持更重要。鉴于此,数码港还联同香港特区政府的金融监管部门——香港金管局推出了“金融科技监管沙盒3.1试验计划”(沙盒3.1试验计划),旨在为属于金管局监管范围的金融科技项目提供开发阶段的支持,协助机构将成果商品化,使之能更快在银行业界广泛使用。沙盒3.1试验计划所资助的对象,为成功参与及完成2021年“拍住上”金融科技概念验证测试资助计划的93个顶尖金融科技项目。每个获批项目不仅可获得高达50万港元资助,更重要的是进入了金管局支持的沙盒3.1试验计划后,将更容易拿到大型金融机构的订单。


中国基金报:金管局与数码港合办“反洗钱合规科技实验室”(AMLab3)系列,能否简单介绍一下?


严涤宇:
这个系列活动是数码港和金管局及德勤共同举办的,已经举办了3次,每次会邀请不同的银行参与。第一次是2021年11月,主要是探索用网络分析技术,把复杂的洗钱路径梳理清楚。2022年7月举办的第二次活动,则是利用机器人流程自动化技术(RPA,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去替代人工,去处理反洗钱过程中一些很繁琐的工作。第三次的内容和第一次差不多,只是参与的银行不同。


从第二次开始,我们还办了名为Regtech Connect(合规科技对接)的活动,邀请园区中从事合规科技的公司与银行合规部门的人员进行交流,促进合规科技的供求对接。


香港背靠祖国对接全球


中国基金报:香港与内地刚刚恢复正常通关,我们就已看到您和您同事忙碌的身影,能否简单谈谈您的感受和近期的变化?


严涤宇:
几周前我去参加了深圳国际金融科技峰会(金融科技节)。其实我们就金融科技节及其中的金融科技峰会及大赛已经和深圳金融科技协会探讨了很长时间,放开后筹备已久的盛会终于可以成功举办。峰会规模很大,听了不少领导的分享,且大家可以面对面交流。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几家大学校长的分享,让我感觉深圳对金融科技人才的培养非常到位。


从去年11月开始,已经有超过100家内地的初创团队和我们沟通,表示有兴趣来香港落户。不少已经在新加坡和迪拜设了分支机构的企业,现在也都希望回到香港。


中国基金报: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回到香港?


严涤宇:
主要是因为香港特区政府发布的《虚拟资产政策宣言》,以及香港拥有“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香港背靠祖国、对接全球,与内地文化相通,且中国市场庞大,值得任何企业重视。


从香港到内地真的很便利!今天早上看到一个很有趣的视频,福田口岸通关第一天第一个过关的女士,就穿着拖鞋,说过去吃个夜宵就回香港。


中国基金报:在您看来,香港与内地在金融科技领域主要的合作机会有哪些?


严涤宇:
合作的机会很多。香港拥有不少国际化的金融科技企业,在东南亚及欧美地区都发展得很好,他们对进入粤港澳大湾区及内地其他区域发展都很感兴趣。我们已经和深圳金融科技协会探讨如何为这些企业创造好的环境,让他们可以多接触一些内地的“甲方”。


内地和香港各有优势。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一方面拥有很多的国际化的金融及法律人才;同时,金融产品非常丰富;且很多跨国机构都将香港作为亚洲总部;另一方面,香港的规则与全球接轨,尤其在合规科技方面,在香港获得了认证后,可以很便利地在全球其他区域使用。


而在技术和规模层面,一定是内地更有优势。例如,深圳金融科技协会会长就曾带一家他们所在园区的公司到数码港来,这家企业可以将微信小程序中的一些程序,复制到一个独立的系统中,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操作,相信对香港的银行、券商和保险公司会很有用。值得一提的是,这家企业的创始人就是一位到内地发展的香港人。
此外,很多内地的产品和服务可以通过香港走向海外。香港可以发挥国际化的优势,扮演“桥梁”和“沙盒”的角色,帮助内地企业“走出去”。


例如,Welab Bank是一家此前获得了香港虚拟银行牌照的企业,该银行在香港证明了自己的合规性后,目前已在印度尼西亚成立了一家合资虚拟银行,并获得了当地的虚拟银行牌照。这个案例就很好地证明了香港可以扮演“沙盒”的角色,让企业“走出去”,内地的金融科技企业也可以充分利用香港这方面的优势。


中国基金报:您认为,金融科技将如何赋能粤港澳大湾区互联互通?


严涤宇:
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三个关税区,粤港澳大湾区的互联互通需要数据的互通,但是受到隐私保护及数据安全等相关法律法规的限制,数据的互通用传统的手段是很困难的,但是借助区块链技术及隐私计算等金融科技,就有可能实现数据的合规、高效互联互通。因此,我相信粤港澳大湾区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合作及一些新的突破,能让生活在大湾区的居民更便利。

来源:中国基金报2023-03-08

记者 郭玟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owXidea 2023 | WordPress Theme: Annina Free by CrestaProject.